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5章;你敢抵抗分毫,老身就剥了你的皮

    第四百九十五章这代家主若是要你侍寝你敢抵抗分毫老身就剥了你的皮

    前任大管事刘娘子着急的解释着

    “可是郎君臣妾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如此放肆的,郎君还是饶了臣妾吧!

    臣妾真的不敢如此张狂,若是今日这饭如此这般的吃将下去,阿娘要是知道了我如此不懂规矩一定会把我打死扔去乱葬岗的”

    李钰不等刘娘子说完就哈哈大笑

    “不会的不会的,我保证老夫人不会打死你的,族事记载我也看过一遍了,里头写的清楚明白,连那年月都清楚明白,老夫人自己经常和阿耶一起吃饭的,怎么会来打死你呢?”

    “那是因为阿娘是写进李氏谱子里的四代家主的乳娘,当然可以了,我怎么好如此放肆?”

    李钰又摇了摇头

    “算你说的正确,不过我已经数了一遍,知道老夫人和第三代家主也同时用食过多次,这该怎么说?还和三代的主母同睡过一塌又姐妹相称,这些你又如何解释?”

    刘娘子被问的哑口无言,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自己阿娘在李氏那是相当得宠的,自然是尊贵无比。

    听说当初第三代家主被两个取巧的贼人越过了护卫的防线,来到第三代家主身边,老阿耶奋不顾身拼了性命才挡住了两个贼人。

    护卫看到有贼人靠近第三代家主立马分了许多人过来,将那两个贼人碎尸万段,可老阿耶已经不行了,也正是因为如此阿娘才得第三代家主很是看重照顾,这才身份尊贵无比的,自己怎么能和掌权一辈子的阿娘相比?

    “可是”

    “没有可是,你要是想我开心的用食你就安安生生的坐着,老夫人要是治你的罪我亲自去给你求情就是了。”

    刘娘子喉咙动了几次最后狠下心忍住了不说话,只点点头答应了一声

    “尊家主命。”

    李钰抬起头吩咐

    “人来,添双筷子。”

    “唯!”

    门口守着的厨房下人答应了一声快速跑过去又拿了一双筷子过来,顺着家主的眼色放在了自家大管事的面前。

    刘娘子咬着牙拿起了筷子,右手却已经有些颤抖了,李钰温和的劝解着

    “没事的,你安心用食我说没事就是没事。”

    “诺。”

    李钰说完就只顾自己的吃了起来,二等侍女月茹现在旁边拿着丝巾,抽空给李钰擦着汗,刘娘子小心翼翼的夹了几筷子肉,细嚼慢咽

    李钰吃饭的中间还顺手给刘娘子夹了一块瘦肉,又夹了一些野菜。

    “嗯!多谢郎君照顾赏赐”

    “吃你的吧,不用起来的。”

    赶紧咽下去口中的饭菜,刘娘子胡乱答应了一声

    “诺”

    刘娘子偷偷观察着李钰发现没有注意自己,吃的挺欢实,这才慢慢的放下了紧张,不过还是不敢去夹菜,只有李钰给夹过来的她才不紧不慢的吃着。

    别看李钰年纪不大酒瘾却大左右看了看没有酒放下碗筷问道

    “娘子这里可有酒吃?”

    “啊!回郎君有的,奴婢有罪,都忘记了这茬,铁蛋拿回来许多坛子摆弄,说是什么要琢磨哪种产量什么的奴婢也不懂,不过他屋里是有的,来人快快去那孽障屋里取来美酒给家主吃。”

    “不罪不罪,赶紧拿来!”

    “唯!”

    两个侍女答应了一声出了正堂,去西边厢房里找了两个小坛子过来,又拿了酒尊给李钰斟了一尊,李钰端起来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感慨万千

    “谷子做的粮食酒还是正统啊,这味道真纯,不过闻着恐怕放了许久了,似乎还是头曲,这可有劲儿的厉害,不能多吃的。”

    李钰说完一仰脖子,吃了半尊下去

    “好酒!”

    “果然不出我所料,还真是头曲的酒中至尊,好厉害的头曲,刀子一样一路下去,痛快呀真是痛快至极。”

    刘娘子看着家主高兴爽快的豪迈样子,自己跟着也开心起来

    “若是好吃,郎君便多吃几杯吧!听说去长安城可把郎君给累坏了的,这回来了也不用太过操劳,吃多了歇息歇息便是,只要郎君高兴就成。”

    “嗯,回来了到底是轻松许多,也随意了许多,也罢今日就放开身子吃它一回,来人将这一坛子也打开,我常常这里装的又是什么?”

    “诺。”

    月茹高兴的又打开一个坛子,再拿了个酒尊倒了端过来,李钰吃了几口野猪肉以后才端起酒尊吃了一大口下去发现滋味又有不同,可是又说不出来好歹在哪里,感觉似乎比方才的稍微纯厚了一些,便不再动刚才那半尊。

    吃了两尊之后李钰觉得一个人吃酒没什么意思,就看着大管事的脸面

    “娘子可能吃酒乎,陪我吃上两倍一起痛快。”

    刘娘子不到能吃酒,而且酒量甚大,闻言点了点头

    “能的,郎君有命敢有不从?”

    “大善。”

    两人碰了一杯之后,李钰放下酒尊的时候只见刘家娘子已经剩下了空空的酒尊,人家很实在已经一饮而尽了。

    “呦呵!没看出来啊,娘子当真豪爽至极,也罢我也吃完这一尊。”

    刘娘子被夸酒量大娇羞的低下了头,红愠上脸,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再吃了半个时辰,由于这是头曲几乎都是用来做酒的酒引子,李钰不知不觉的就开始硬了舌头,没多大一会儿就摇摇晃晃,迷迷糊糊的再也吃不下一杯。

    就娘子关心的问道

    “郎君?郎君没事吧。”

    “嗯?无妨无妨”

    二等侍女月茹偷偷的拽了一下自家娘子,朗声说道

    “启禀家主,奴婢们搀扶您进去歇息片刻可否?”

    “嗯?哦准准!”

    “诺。”

    月茹立马来了李钰身边,另外几个侍女也一块儿过来,众人又是搀又是扶的把李钰往上房里屋弄去。

    那月茹经过上房的时候却并不停止下来反而继续往前走,刘娘子有心要提醒却被李钰搂着肩膀,半个身子依靠在自己身上不方便多说

    几人把李钰弄上了自家大管事的香榻,伺候着脱了外衣,又拖了鞋袜,拉过被褥盖好,李钰拉着刘娘子的胳膊顺手就拉紧了怀里,如此当着侍女下人的面,把个刘娘子弄的满脸羞红起来。

    一群侍女当没看见一样,过来伺候着脱了自家大管事的鞋袜,又要来脱外衣,着急的刘娘子赶紧小声呵斥

    “你们脱我的作甚?放肆!”

    这边李钰又听到了动静,本来就已经上头好久的酒劲儿又翻江倒海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