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六十七章将计就计,真凶被抓现行

    “苏国公,准备动手干一番事业吧,不然我们都要死在皇上的手里,连同我们的家眷,都死无葬身之地啊。”

    苏凛尚想到痛哭写信来求救的姐姐,想到被皇上打压和猜忌,剥夺了一切实权的燕翎,还有被皇上所猜忌,削减了大部分明面上权力的苏家,这段时间他过得很痛苦很憋屈,早就想将皇上从皇位上拽下来了。

    “那就做个详细周密的计划吧,别等到平南王和赵明珞联手起来,将兵力都调到京城来了,我们再动手那可就来不及了。对于钟耀这种骁勇善战又杀敌无数的老将,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快狠准,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就将皇上给拖下来了。”

    苏凛尚眸子里有着狠厉的光芒,他胸腔里有着强烈的恨意在蔓延着,还有一根刺梗在他的喉间,刺激着他,让他觉得难受不已。

    如果赵明珞和钟耀都死了,平南王府和荣远候府就再也没有能够支撑起来的人,或许整个朝堂上,他们就再也没有强有力的对手。

    以后哪怕是新皇登基,也会忌惮他们苏家几分,再也不用像现在一样看皇上的脸色了。

    燕廷握着酒杯的手背上青筋暴涨,“本王觉得最好趁着文武百官上朝的时候,将所有人一网打尽,这样才能避免那些臣子逃走,也能更好地威胁那些官员,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不然还不知道又生出怎样的变故来呢。

    “阿凛,我们秘密驻扎在京郊外的军队有多少人?手里厉害的兵器又有多少,还有宫里面的部署和防备,又有多少?”燕廷是能干的文臣,处理政务来那是一套一套的,却对兵权没有半点眷恋,对行军打仗,对排兵布阵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带兵打仗这件事情,自然是由苏家的人在秘密进行的,他则是把握着文武百官家里见不得光的秘密。

    “有两万精锐的军队,每一个都武功高强,反应灵敏又迅速,骁勇善战,随时都听从我爹的指令。”苏凛尚将具体的情况跟燕廷说了。

    “本王会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明天上早朝的时候,我们就行事,逼迫皇上把退位诏书写了,将皇位传给六皇子燕翎。归顺我们的人,我们自然愿意留住他们的性命,若是一味地强硬,那就杀无赦,留着那些人最终也不过是祸害。”

    燕廷这些年已经忍得很辛苦了,尤其看到皇上这十几年来,儿子一个一个的生,成年的皇子有好几个,年幼的皇子也有十来个,子嗣绵延,枝繁叶茂,而他拜那个恶毒的女人所赐,被提到了最重要的地方,导致他再也不能有孩子,除了早些年那几个女儿,他没有儿子。

    这笔账燕廷都算在了皇上的身上,这就是他同父同母的哥哥,却这么对待他,强烈的对比更是刺激得他几乎要发狂,想要杀人的心都有了。

    苏凛尚自然知道明亲王心里对皇上究竟有多少恨意,也明白他之前对皇位有多渴望,然而造化弄人,他断子绝孙了,又不想委屈自己过继别人的儿子到他的名下,所以这些年没少贪财敛财,肆意挥霍,甚至在很多事情上他背后给皇上惹出小麻烦,让皇上应接不暇。

    “这是微臣对我们这边的人行事的计划,王爷你过目一下。”

    苏凛尚将具体的计划写在了纸上,递到了燕廷的面前,包括什么时候开城门,什么时候皇宫里的禁卫军接应,什么时候将整个皇宫给包围住,什么时候开始发动攻击,都写得清清楚楚。

    燕廷将整个计划都看了几遍,反复地琢磨推敲着,都没有看出有任何的漏洞,或者说是敌人能够攻击到的弱点,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

    “那明天上早朝的时候,就按照这计划上的行事,逼宫篡位是一件大逆不道的事情,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然等待着我们的将会是死无葬身之地。”

    苏国公和苏凛尚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决然,“还请王爷那边的人也配合我们,一定会成功的,老天爷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

    燕廷想到平南王和赵明珞心机深沉,手段厉害的样子,尤其是平南王那个平日里看起来温和无害,关键时刻却能将人一招致命的战神,下意识地变得警惕了起来。

    “这两天本王让人盯着平南王府和荣远候府,钟耀很生气,对当年妻子惨死的事情耿耿于怀,他已经和赵明珞私底下联系商量了很多遍了,本王担心他们也在秘密地调遣能够利用的势力,想要对我们来个赶尽杀绝。所以我们绝对不能那么磨蹭,要抢占先机,将我们的政敌全部打倒,让他们再也没有伤害到我们的机会。”

    苏凛尚眼前浮现出了沈之月精致漂亮的脸,他心痛又怨恨。

    沈之月,你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只能怪你爹太不识时务了,非要将当年的旧事翻出来,非要跟六皇子处处作对,那我也只能对你爹下狠手了。

    燕廷对于苏凛尚痴迷于沈之月的事情自然是清楚了,然而沈之月竟然是钟耀的女儿,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不愿意苏凛尚和沈之月有更多的怜惜。

    “阿凛,你该不会还放不下那个沈大夫吧?别说她已经嫁人了,就算她还没有嫁人,单凭她是平南王的女儿这一条,就注定跟我们是夙敌,不死不休。关键时刻你可不能优柔寡断,不然死的可就不是一个两个人这么简单了。天底下漂亮的女人多得是,你又何必痴迷于一个对你没有好脸色的女人,还是我们政敌的女儿。”

    苏凛尚眼神变得冷静清明了起来,将那点留恋和异样的情绪给咽了下去,整个人看起来冷血无情,“王爷请放心,我对她早就放下了,现在我心里只有正事,她是死是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表态让燕廷满意了一些,“这样就最好了。既然我们的计划已经做得那么周密了,驻扎在京城郊外的军队也在待命,那我希望明天我们能够创造一片新天地。好了,阿凛,你派人去将剩下的事情做好吧,我不希望明天有哪个环节出现错误。”

    苏凛尚站了起来,认真又郑重其事地说道,“明天我们的大业一定能够成功,我在这里预祝王爷早日成为摄政王,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抱负。”

    燕廷听到这些好话,心情好了些,唇角忍不住翘了起来,“那就在这里先承你吉言了,记住了,我们是在同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别为了儿女私情而坏了我们的好事。”

    苏凛尚和苏国公离开了明亲王府,想到明天要做的事情,父子俩的心情都变得很严肃,精神也紧绷着。

    苏竹鹤之前被毒药侵蚀身体,整个人老了很多,也没有像之前有着昂扬的斗志了,若不是皇上得知了当年的事情,若不是苏贵妃和燕翎的苦苦哀求,他都不想掺和到这件事情里来。

    哪怕是现在,他心里依然很担心,“阿凛,你觉得明天的事情能成吗?你和幕僚一起商量做出来的计划的确很详细,很完美,看不出来有任何的漏洞。不过爹心里怎么觉得那么不安,总害怕失败了怎么办。如果失败了,我们苏家可就真的完了,全家人的性命都被拿捏在这件事情上了。”

    万一输了,那就是要满门抄斩,谁能顶得住这样的后果。

    苏凛尚的面容凝重,忍不住将拳头捏得咯咯作响,他心里憋着一股恶气,“爹,我们还有得选择吗?从十几年前爹和王爷一起血洗了宁寿宫,皇后和那么多的贵夫人,还有无辜稚嫩的孩子死在那里,就注定了我们苏家要和太后,要和明亲王捆绑在一起一辈子,不可能脱身而出的。”

    苏国公这段时间接二连三地受到打击,被皇上所削弱手里的权力,他忍不住摇了摇头,“谁能想到太子和明珠郡主被人给救走了呢,要是知道,当初说什么也要在整个夏国追杀他们,斩杀那两个孩子,永绝后患。”

    难道这就是天意吗,因为当年他们作恶多端,老天爷仁慈特意放走了太子和明珠郡主这两个最重要的孩子,现在他们回来复仇了。

    “爹,你别想那么多了,趁着现在最平南王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我们先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别等到他们做好了周密的计划,我们真的不是他们的对手。别害怕,我们手上的兵力多着呢,再加上支持我们的大臣,还有宫里面的探子,禁卫军也有大半是我们的人,所以我们一定能成功,不会失败的。”

    苏凛尚安抚着他的父亲,“我们家一定能够继续显赫下去,燕翎也能做皇上,爹难道不相信我们的能力吗,还是不相信那两万精锐部队能踏平整个皇宫。”

    苏国公心里的恐惧被驱散了一些,他认真冷静地分析着眼下的局势,不得不承认儿子说得挺有道理的,“阿凛,你跟明亲王的这个决定是对的,我也相信我们能够赢得这场争斗。只要过了明天,一切就结束了,就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我们的性命,没有谁能够阻挡我们的荣华富贵了,光是想想就觉得很开心。”

    “爹,你不用害怕,具体的事情交给我和王爷去做就好了。你应该这样想,只要我们动作够快,哪怕是平南王,也奈何不了我们。我一定不会让爹失望的。明面上的权势被人剥夺了不要紧,只要私底下的势力还保存着,就不害怕皇上有所动作,你说是不是?”

    苏国公承认儿子一直都很省心,也一直是苏家的骄傲,之前在皇上面前立了很多的功,若不是沈之月被儿子带进京城来替皇上治病,或许他们苏家依然被皇上所信任和倚重,苏贵妃和六皇子也依然是争夺皇位最有力的人选。

    “阿凛,你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将那个沈大夫带到了皇上的面前,让她给皇上治病,你更不应该爱上她,还想要把她娶回家。那个沈大夫她就是个祸害,谁能想到她竟然还是平南王的女儿呢。天下那么大,偏偏让他儿子遇上了政敌的女儿,这究竟是一段怎样的孽缘啊。”

    苏凛尚心狠狠地刺痛了一下,苦涩从心底一直蔓延到了唇边,他难受得眼睛都红了,“爹,我也没想到啊。不过好像平南王并没有告诉皇上沈之月的身世,皇上现在还找不到太子和她。所以说我们还是抢在他们面前的。”

    他哪里知道,唯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