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章 战事起

    云南郡郡守,曾经的永昌郡小吏,坚守永昌的五官掾功曹,吕凯吕大人,就在自己前往云南郡赴任的途中,不幸,被贼寇斩杀当场。

    这个噩耗不单单快速的传回了永昌郡,引起了一阵阵的悲呼,同时也传向了朝堂,当然,也有那个设立在牂牁郡平夷县的庲降都督府。

    李恢听到了这件事情之后,他压根就没有再请示朝廷,更加没有让朝廷给他什么旨意,而是带着自己麾下仅剩的这些大军开始了出击,直接冲向了云南郡,他要给吕凯大人报仇!

    李恢出兵了,这是所有人都能够想到的事情,同时对于这种行为,报以冷笑。

    诸葛孔明临走之前,可是给这个庲降都督下了足足三个大陷阱。

    第一就是将偌大的益州郡拆的七零八碎,乱七八糟,好端端的一个南中四郡之中的第一大郡,这就没了!

    第二,就是给那些被李恢给屠了个骨断筋折的世家们出了几个特别靠谱的主意!

    并且代表官方同意他们去用钱财招募士卒,也就是那些南中的蛮夷们!

    有了这个招牌,他们就能够很快的恢复元气了!

    若是他们恢复了元气,那么他们心中的怨气也就是差不多要爆发的时候了,当初孟获的确是说过,“南人不复反”这句话。

    孟获可没有说过南中不复反叛这种事,而且就算他说了,这群人也不会承认的。

    南中是南中,南人是南人!

    南中腹地可以不反叛,但是南中四郡诸多郡县若是做出点什么来,恐怕也是诸葛亮无法说他们什么。

    至于第三个陷阱,那就是建宁太守了。

    李恢能够成功的当上了庲降都督完全是因为毛遂自荐,还有糊弄罢了。

    当初第一位庲降都督乃是刘玄德麾下的老将邓方,邓方此人非但老成持重,更厉害的是他还十分的刚硬,加上他本身性格就是一个直率的人,在他执政南中的时候,南中虽然没有得到多少开发,但是同样的,南中也算是平稳。

    但是,邓方虽然很好,可他的命却不是很长久。

    暂且不说邓方之死和南中的这群玩意们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一点事,邓方死了,给了李恢一个天大的机会。

    章武元年刘备称帝,建立蜀汉,改元章武。同年,蜀汉庲降都督邓方逝世,刘备问李恢:“何人可以接替邓方成为执掌南中的庲降都督?”

    当时李恢直接就是毛遂自荐了,他直接引用了西汉名将赵充国的事迹,告诉了先帝刘玄德,这南中他能够管得了!

    他当时和刘玄德说的是,“人的才能各有长短,所以孔子说‘使用人时要衡量他的才能’。而且圣明的君主在上,那么臣子就会竭尽心力,所以在攻打先零羌人的时候,赵充国说‘没有人能比得上老臣我’,臣不自量力主动申请,还望陛下明察。“

    除了这一点之外,他也表明了另一件事,那就是他去了南中也会按照老前辈的手法,继续在南中之地保持足够的尊重的。

    或许正是因为有了这个保证,刘玄德才同意了他的做法。

    但是李恢进入南中的第一件事就是,借着刘玄德给他的持节之能,带着他庲降都督麾下的士卒,直接将驻地钉在了更加偏远的平夷县,也就是牂牁郡。

    这南中四郡,越嶲郡最危险,别看益州郡成天杀人放火,但是对于李恢这种人来说,哪怕是当年的董和,这都不算是危险的。

    朱提郡太小,这就像是一个缓冲带一样,给益州郡以及他后面的人一个缓冲的机会罢了。

    至于其他的,只有牂牁郡,最是安全,最是安逸,同时对益州郡也能够做到熟视无睹,对于所有人来说,庲降都督李恢驻扎在牂牁郡都是最好不过的,当然,除了蜀汉朝廷!

    但是先帝刘玄德已经来不及后悔了,因为他死了。

    在牂牁郡和益州郡世家们亲密无间了这么多年的李恢,这一次终于也算是栽了。

    但是不重要,他没有失去这庲降都督的职位,同样诸葛亮也给了他一个大坑,那就是让他去当建宁郡太守。

    一个庲降都督担任建宁郡太守,这没有问题,但是加上诸葛亮给各大世家的权利,这就是明目张胆的让他们二虎相争了。

    而李恢,他不想上当!

    云南郡太守死了,这让人很伤心,但是为了不让云南郡变得混乱起来,曾经的南中益州郡的世家,可以选择进入云南郡,进行帮扶,这是李恢说的。

    换句话说,这是李恢给他们的条件。

    他不想和他们二虎相争,他想要做的是,和他们和平共处。

    爨量很痛快的同意了这件事情,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或者说爨家就是李家的盟友,不仅仅是时代联姻,更是非常是在的盟友!

    “平南大军胜利回师后,南夷又再次反叛,杀害朝廷守将!”这是李恢上书给朝廷的文书,当然,在这封奏折传上去的同时,他也开始了第二次南征,在爨家的帮助之下,直接进行了第二次南征。

    目标是谁

    南中腹地都被诸葛亮打成那副德行了,还能够找不到目标么,所有南中的部落,都是他的目标!

    这一战之中,李恢亲自统兵前往平叛,铲尽行凶做恶的夷人,并把它们的首领迁往成都,从夷人中的叟、濮部落中征收耕牛、战马、金银以及犀牛皮作为赋税,用以充实朝廷的军用物资,使得当时蜀汉的财物开支不会缺乏。

    这种动作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将朝廷的嘴也给堵住了,毕竟若是再追究下去了,吕凯不会复活,诸葛亮也不会再来一次南征。

    而此时的越嶲郡,某一处山头上面,本应该去云南郡游山玩水的关银屏出现在这里,她的面前有一处墓碑,很简单,但是却很坚固。

    坟头不大,不过看着样子,也是新立不久的。

    墓碑上面写着的是非常简单的,“大汉刘复之墓”。

    这就是当初刘复自尽之后,韩龙以及鄂焕等人给他立的坟,挺简单,像是刘复同意出来的事情。

    看关银屏身上的灰尘和风霜,似乎也已经不是呆了一天两天了。

    再看看不远处刚刚弄好的茅草房,虽然十分你的简陋,但是一般人绝对弄不出来,很难想象到,关银屏还有这个手艺。

    “娘子”就在关银屏看着刘复的墓碑发呆的时候,一声呼唤从她身后传来,将她吓了一大跳。

    “你怎么来了!”关银屏拧过身子,看着仿佛突然出现的李遗,满脸都是震惊之色。

    “云南郡那么乱,为夫觉得你应该也不会去,所以干脆就来这里碰碰运气,果不其然!”李遗轻笑着走到关银屏的面前,然后从她的身边越了过去,将一坛自己的酒水,放到了刘复的坟前。

    “这就是刘复兄弟吧。”李遗不管震惊的关银屏,自顾自的说道,“听闻当初刘复兄弟将你从江东救了出来,可是这个样子么?”

    关银屏看着今日怎么看都不是很正常的李遗,只是努力的笑了笑,“我们回去吧,时候不早了。”

    “回去?”李遗轻笑着摇了摇头,“干嘛回去,夫人不是都打算结庐而居了么?”

    李遗说完之后还好好的看了看那刚刚才有了个模样得茅草屋,“未曾想到,夫人这种身娇肉贵的大小姐还有这种手艺,难得!”

    “我们回去吧!”关银屏看着自己的丈夫,感觉事情似乎不太对了!

    “这秋高气爽的,何必着急回去呢,某家还没有好好拜祭刘复兄弟呢!”

    李遗一点也没有打算回去的意思,继续在这里轻声说笑。

    看的关银屏得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她也是一个大小姐出身,关家三小姐的名声那也是无比响亮的!

    “你愿意在这那就在这吧,我要回去了!”

    关银屏看李遗一副不想走的样子,她也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分了,但是她从来没有做过对他李遗不住的地方!

    所以在李遗已经开始有些胡搅蛮缠意思的时候,她就准备直接离开了,让双方都能够冷静一番,这是一个好主意!

    “你走不了的!”李遗轻声说了一句话,但是已经开始下山的关银屏并没有听到。

    不过不重要,李遗也一点都不担心这件事,因为事实证明,关银屏很快就会上来的!

    关银屏的确很快就上来了,上来的真的是非常快速的!

    随着他上来的,还有一群人,一群分外威武雄壮的叟人士卒!

    “都说了,你走不了的!”关银屏被逼回来的时候,李遗连头都没有回一下,只是不断的轻笑着!

    “你到底要干什么!”关银屏此时已经有些着急了,“他们是谁!”

    “他们是谁你不用知道,你也不用担心,他们不会伤害你的!”李遗这一次轻笑着站起来了。

    转过身子的那一刹那,关银屏突然暴起,飞身朝着自己的丈夫李遗扑杀了过去。

    关银屏是关家三小姐,同时也是关羽最受宠爱的女儿,她从小就喜欢舞刀弄棒的,不过为了她的形象,最后教给他最多的还是那拳脚上面的功夫!

    再加上和刘复那段时间的逃亡,刘复也手把手的教了她很久,很多!

    关银屏现在的本事不弱,尤其是拳脚上面的本事,那更是厉害。

    但是她这一次,却是失败了。

    平素里爬个山都会气喘吁吁的李遗,这个时候看着冲杀过来的关银屏却是露出了一个笑容,脸色异常平淡的将关银屏的小拳头握在了手中。

    看着纹丝不动的手,关银屏的脸色,再次显现出震惊的意思,她发现她越来越不了解自己的这个丈夫了。

    “你”

    “哈哈哈,李遗公子被称之为南中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就在关银屏的震惊之中,他身后传来一阵笑声,一个叟人将领就这么出现在了这里。

    而这个叟人将领的话,让关银屏猛地双眼瞪大,一个从来不会武的南中第一高手,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让他震惊了。

    关银屏的震惊还没有结束,就被李恢直接趁机一个反手给摁住了,然后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被擒住了。

    “恭喜李遗公子了!”这个时候关银屏也看到了那些围杀过来的叟人士卒和将校,同时也看出来了他们对李遗没有什么危险,至少他们现在看着对自己的丈夫还很尊重。

    这就让她有些惊讶了,自己的丈夫,不是很多年都没有回来过南中么?

    李遗这个时候也已经将嘴巴凑到了关银屏的耳朵边儿,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说话之前还伸出舌头舔了关银屏的耳垂一下,在这“大庭广众”之下,这下子可是真的将关银屏弄得满脸都是通红。

    努力的反抗,结果就是挣脱不了的关银屏也是大为着急。

    “别挣扎了,若是你能够逃脱了,那为夫就可以自断双手了!”李遗再次一用力,将关银屏锁的更加牢固一些,“为夫从三岁开始习武,到九岁的时候就跟着南中的那群蛮夷开始了进山狩猎。

    当初的南中四郡,在为夫十四岁离开之前,除了那个叫做鄂焕的变态之外,少有对手,只不过因为你们益州的这群世家子讨厌南中的蛮夷,某家这才一直说自己不会武罢了。”

    李遗说完之后,看着已经有些安静下来的关银屏再次轻笑了一声,然后朝着那走过李的叟人将领说道,“刘胄将军,不知道之前给您的条件,您感觉如何?”

    这叟人将领,赫然就是当初的越嶲郡夷王高定元麾下的大将之一,刘胄!

    这厮逃亡之后便是高定元都是苦苦寻觅不到,结果现在竟然主动找到了李遗这里,而且看他们的对话,似乎是他们之间早就有所联系。

    关银屏不知道自己的丈夫到底还有多少的秘密,也不知道那南中李家到底还有多少的秘密没有告诉自己。

    此时的刘胄看着李遗,仿佛一丁点也不在乎现在的状态有多么的不雅观,看着李遗,他只是摸了摸下巴,最后轻声说道,“若是李遗公子真的能够做到您说的,那么小人定然也是可以接受的!”

    “若是如此,那我等可就说定了!”李遗大笑一声就将他们之间的事情给定下来了。

    关银屏压根就没有听懂他们说的是什么,她现在也顾不得这件事情了,因为李遗再次说了一句话,“刘胄将军,您且在这里先行休息一番,某家要和自家的娘子先去洞个房再说了。”

    关银屏猛地听到这句话,顿时就吓了一跳,赶紧更加猛烈的挣扎了起来,同时不断的哀求到。

    “李遗,你别这样,李遗!”

    不过一直对她百依百顺的李遗,这个时候终于变得开始强硬起来了,直接一把将她给拦腰抱起来,然后朝着那刚刚弄好的,简陋的茅草屋走去。

    “李遗,不要在这里,不要在这里!”关银屏已经开始退而求其次了,她已经不奢求李遗能够和之前一样因为自己的几句话就退下去。

    但是李遗对于这个要求仍然没有任何的赞同之意。

    “刘复兄弟保护了你这么多次,他应该很想让你有一个好归宿吧,既然如此,那就让他看着,你的归宿!”

    李遗大笑着踹开茅草屋的房门,然后将关银屏就这么抱了进去。

    关银屏的大哭大闹没有任何的作用,就这么被李遗扔到了床上。

    “门,还有门!”关银屏看着那洞开的大门,看着外面一群探头探脑的叟人,她现在只是满心的惊慌失措,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我和我的妻子行人伦大礼,哪又有什么关系,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时候?”李遗冷笑着将关银屏摁在了床榻之上,一副要用强的模样。

    关银屏还想要再次挣扎,但是李遗只告诉了他一句话。

    “难不成你是要逼着我,将他刘复的坟刨了么?”李遗此时的眼睛已经变得通红了起来,“我李遗为了你关银屏可以什么都不要,我愿意在成都受着所有人的嘲讽,为了什么,你以为为了南中,某家为了你!

    这么多年,你可看过某家一眼?你可曾对某家多说过一句话?

    他刘复算是个什么东西,听都没有听过的名字,某家在南中,三岁开始习武,九岁开始杀人,这么多年,只有你入了某家的心里,可是你这人却是要亲手将某家的心一刀刀撕扯下来!

    某家知道你不想嫁给某家,所以你对某家不闻不问,某家认可,你让某及和一个深闺怨妇一样被人嘲讽,某家也能忍受,可是你为什么还要再这般逼我!

    他已经是个死人了,你什么时候才能够看看某家,你心里,就全都是那个死人,一个死人,某家竟然连一个死人都比不过?”

    关银屏看着这个已经有些疯狂的男人,知道他已经到了极致了。

    她还想要再次反抗的时候,李遗直接一把摁住了她的双手,然后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在这个破烂简陋的茅草屋之中,开始了一段不可描述的事情。

    关银屏从头到尾都是想要反抗的,但是她没有任何的作用。

    当李遗再次起身的时候,关银屏已经是无比的狼狈和颓废了,就在那破旧的稻草上面,蜷缩着一句话也不多说。

    “既然你想要守着他,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待着吧!”李遗一边穿着自己的衣服,一边面无表情的说着,“若是你敢逃跑,他们做的比某家还要过分,而且某家保证,刘复的尸体哪怕只剩下灰烬了,某家也一定给他扬了!”

    说完之后,李遗不管还在那里一丝不挂蜷缩着的妻子,直接就这么走了出去,走向了满脸笑容的刘胄。

    “李公子,还是真的很厉害啊,刚刚可是让我等,大开眼界啊!”刘胄哈哈大笑着,然后挑着眉头轻声说道,“不知道我等是否可以”

    “若是你想要死的话,某家也不介意!”李遗只是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

    刘胄看到李遗这个眼神,感觉轻笑了一声,“哈哈哈,某家错了,错了!”

    “收起你的想法,你那个藏在益州郡藏在建宁郡的儿子,某家已经找到了,他的胸口有着一颗痣,小家伙长得一点都不像你!”

    刘胄看着李遗,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告诉你罢了!”李遗轻笑了一声,“老老实实的将这越嶲郡看好了,然后你想要某家都会给你,但是你若是将越嶲郡看不住的话,某家就将你的脑袋送到成都去,换一份儿功劳!”

    刘胄被李遗这般说的话,脸色还是有些难看的,不过话虽如此,脸色难看至此,刘胄还是点了点头。

    李遗离开了,离开之前,他还是对着刘胄说了一句话。

    “将这个女人看好了,你若是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你儿子就得死!”

    说完之后,李遗就离开了。

    等到李遗离开之后,刘胄的麾下来到了刘胄的身边,看着他轻声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半。

    刘胄的脸色已经变得正常起来了,非但正常了,还有些倨傲了起来。

    “那厮刚刚说将某家的儿子擒住了?”

    “啊”

    “那从今天开始,某家就没有儿子了!”刘胄冷笑了一声,“威胁老子,他是不是想的有些多了。”

    “将军”

    “看好了,某家要再生一个儿子去了!”刘胄大笑着,也走向了那破旧的茅草屋,而且再进去之前还朝着身后的麾下们,很是诡异的朝着他们笑了一下!

    此时在远处的成都,诸葛亮的丞相府,也有一段对话正在进行。

    “这一次,倒是辛苦你了,若是你的父亲母亲知道你成长到了这个地步,定然会十分欣慰的。”诸葛孔明看着面前的孩子,也就是在南中为他们立下了大功的外甥,蒯蒙。

    不过看着自己满脸都是笑意的舅舅,蒯蒙是一丁点和他寒暄的心思都没哟,直接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看着他说道。

    “冒昧的问一句诸葛丞相,我等何时去汉中?我也要让韩龙那厮早日做准备了!”

    “”诸葛亮的动作突然顿住了,看着自己对面的外甥,竟然有些认不出他来的意思了。

    “这件事又不是多么的难猜,若非是中原生变了,恐怕您这位丞相大人,也不会这般的冒险,水路过越嶲,直接将自己送进了重重包围之中不说,更是在南中腹地,要以身做诱饵,逼得孟获将南中腹地的力量都带出来。

    若是之前,孟获身边真的是一个更加靠谱的谋士,若是他但凡有一丝丝真的和成都决裂的想法,他大可以一举攻打,恐怕到时候,您这位诸葛丞相也就埋骨他乡了!”

    对于蒯蒙的说法,诸葛亮倒是真的没有拒绝,他只是继续轻笑着,“玉灏,你倒是越来越机敏了。”

    “中原发生了什么?”

    “中原发生了很多,很多!”

    黄初四年的时候,是韩龙归汉的那一年,同样也是曹丕最为头痛的一年,那一年里,他麾下的重臣曹仁、曹彰、贾诩先后去世,一时之间让他的威望都有一种大势已去的意思。

    但是曹丕就是曹丕,他非但没有认输,还玩出来了很多的花样。

    黄初五年四月,曹丕立太学,制五经课试之法,置春秋谷梁博士。

    所谓的五经课试之法,就是初入学的称为“门人”,满二年试通一经的才称“弟子”,不通的遣回。弟子满二年试通二经的补文学掌故职,不通的听随后辈再试,及格的亦得任掌故。满三年试通三经的,擢高第为太子舍人。

    舍人满二年试通四经的,擢高第为郎中。郎中满二年能通五经的,擢高第,随才叙用,不通的随后辈复试,及格的亦叙用。

    这种层层选举,直接将已经算得上是进入了“正途”的某种九品中正制再次给搬了回来。

    九品中正之法是举荐之法,而这种举荐的后果已经开始显现了,非但显现了出来,还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但是曹丕直接就用这五经课试之法将这个事情扳回来了,想要举荐可以,但是你要给我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考试,考过了,咱们再说别的。

    当然,最开始的五经课试之法只不过是为了针对太学,也就是那些太学的学子们。

    毕竟在黄初四年的时候,曹丕就已经,在原来汉室乐舞的基础上制礼作乐,朝堂之上宗庙之中演奏起正世乐、迎灵乐、武颂乐、昭业乐、凤翔舞、灵应舞、武颂舞、大昭舞、大武舞。

    黄初五年初期的时候,曹丕也封孔子后人孔羡为宗圣侯,享食邑百户,重修孔庙,在各地大兴儒学,所以借机再次建立太学,也不是不正常的事情。

    曹丕恢复了洛阳的太学,有博士十九人,学生也有数百千余,这就是曹丕的反击。

    当然,这还不过,黄初六年二月,派遣使者从许昌到沛郡询问民间疾苦,救济贫困者,这是为了收揽天下的民心。

    同年,并州刺史梁习大破鲜卑轲比能。

    十月,曹丕行幸广陵故城,临江观兵,戎卒十余万,旌旗数百里。当年大寒,水道结冰,舟不得入江,乃引还。

    这是第三次的攻伐江东,同样是屁用没有,江东自己都不当回事了,但是曹丕顺利的将青徐二州彻底的掌控了回来,吕虔开开心心的配合着曹丕顺带将利城兵变也彻底的平定了。

    期间,经过雍丘的时候,他还见了一次曹植。

    同时在并州当上了刺史的梁习也算是已经出名了,在曹丕的支持之下,他再次威震塞外。

    让众人想起来了,这边疆除了一个田豫之外,还有一个梁习的存在。

    梁习起初在陈郡任小吏起家,然后被曹操任司空时征辟他为漳县长,后来历任乘氏、海西和下邳县令,因卓有政绩而声名显赫,地方治理方面声誉很高。后来迁任丞相西曹令史和西曹属。

    而梁习的并州生涯也是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已经在并州待了很久很久了。

    建安十一年,曹操击败了归降未久而又反叛的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