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安王世王子番外

    被贬到边境的落魄世子, 人人都不喜欢他。他阴沉, 他冷酷, 他遇到路边的小猫猫时甚至还会一脚踹过去。

    但是他很有钱。

    从皇城晋安来, 便是落魄,也带了一身的珠玉。

    你会讨厌一个人,但总不会讨厌他的钱吧?

    琉璃是个小偷,在边境混了好几年, 专门窃取富家子弟的钱财, 心狠手还辣。说实话,从这位安王世子的来到边境的第一天,她就深深地看上了他……的钱!

    月黑风高, 正是偷钱的好时机。

    着了一身夜行衣, 琉璃轻身翻上了院墙,拾起一片屋瓦往里瞧。灯色下,一身玄衣的安王世子正坐在窗侧,一手白子, 一手黑子, 自己与自己对弈。

    妈耶,这位从晋安来的世子真是好……

    无聊啊。

    琉璃着实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自己跟自己下棋,叹了一声,便悄悄往房间灌迷药。

    雾气腾腾, 没出几息,房间里就传来棋子落地的清脆声。

    大功告成。

    琉璃露出得意的笑容,轻盈地从窗子翻到房中, 熟练地扒开榻前的柜子,瞧见那满箱的珠玉时,她双眼都在闪闪发亮。

    “好看吗?”

    “当然好看了!不愧是从晋安来的有钱人!我从来没……”

    答到一半时,琉璃后知后觉地收敛了笑意,僵硬地回头,震惊地瞧着一脸淡漠的安王世子。

    “你不是被……”

    安王世子冷笑一声:“区区迷药,我从前用烂了的玩意。”

    琉璃一时语塞:“……”

    明明是危机时刻,还同情起他来,叹道:“没想到晋安城也不是那么好混的,你真是不容易。”

    安王世子:“……”

    这个小偷,是蠢货吗?

    琉璃却站起身,抬手拍了拍安王世子的肩膀:“看你这么不容易,我也不偷你的东西了,再见……哎哟疼疼疼!”

    安王世子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幽幽笑了一声:“动了我的东西,还想安然离开?”

    他话里话外一股冷气,琉璃打了个颤,发现竟然挣脱不开,心想难道要死在这里,也大着胆子吼道:“那我要怎么办嘛!我一个小贼,又没有亲人又没有家,就剩命一条了……你想杀我就杀吧!我真他妈倒霉,本来以为偷了这一次就能金盆洗手了,没想到如今手都要断,呜呜……”

    不想自己一句话能引出她这么多话,安王世子一时愣了愣,才皱眉道:“闭嘴,聒噪。”

    琉璃止住了哭,还是委屈地看着安王世子。

    安王世子气笑了,真不知她这委屈的底气从何而来,却按着她在棋盘前坐下,冷冷道:“你若赢我,我便不杀你。”

    琉璃望着眼前的棋盘,嗫嚅两声,面色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却迟迟不动手。

    “……”

    安王世子敛了敛眸,一针见血:“……不会?”

    琉璃又是掩袖哀嚎:“没人教过我,我只是个小偷……”

    安王世子被她吼得脑袋疼,足足沉默了一刻钟,才轻声道:“文盲。”

    琉璃停顿了一瞬,忽然感觉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想她行走江湖多年,怎么被如此羞辱过,顿时道:“那你教我嘛。”

    安王世子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然自那之后,琉璃却每夜都来寻他,她不偷东西,他也不生气,只是很有耐心地教她下一盘棋。

    只是无趣使然罢了。

    安王世子执着棋子,心中暗想。来到这边远之地,发现这里的人都不比晋安,没玩两下便不行了。如今遇到这小贼,无聊之下,才陪她玩玩。

    绝对没有其他意思。

    余光扫到琉璃一马平川的身形,安王世子一顿,皱了皱眉。说来这个小贼……是个女的啊。

    “你不觉得你那眼神很失礼吗。”

    琉璃紧紧捂了捂衣襟,愤怒道:“我也是个姑娘家,不许盯着我胸口看!”

    安王世子沉了沉脸,呵笑道:“是吗,姑娘家怎么还去偷东西。”

    “谁一出生就是个小偷。”

    琉璃却哼了哼,满腹委屈:“我从小就是个孤儿,被师傅收留,学了些功夫,可没过多久,师傅夜病死了。我一个人,无依无靠,只能靠偷东西活下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