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第三十章

 所以她可以轻易地放下那些感情,将他们抛在脑后。

    这两百多年间发生的所有事,谢微之都不曾后悔过,在她心里,他们其实并不欠她什么。

    因为若是有仇,她一般当时就报了,就像明霜寒心口那一剑。

    可是这些人好像不这么觉得。

    她不曾怪过谁,她只是…有些伤心罢了。

    谢微之躺在树上,重重叹了一口气。赴约很麻烦,可如果不赴约…

    想想说不定会亲自上门的子书重明,啧,更麻烦了。

    两相权衡取其轻,她还是乖乖去赴约吧。

    再等一等,等结丹之后,借萧故避过天道雷劫,她就可以彻底脱身了。

    不过这种遭罪的事,怎么能只她一人上。谢微之勾起嘴角,笑得像只摇晃着大尾巴的小狐狸。

    一刻钟后,萧故手脚并用抱着树“他请你去赴宴,你干嘛非得叫上我啊!”

    “你是我哥哥,你不陪我谁陪我?”谢微之拽着他的衣襟。

    “我能不当这个哥么?”萧故眼神真诚,发自内心地问。

    “便宜你都占了,当然要负起责任来。”谢微之理直气壮,她比萧故大了快两百多岁,叫他一声哥,他分明是占了大便宜。

    萧故苦着脸“我叫您一声姑奶奶,您放过我成不成?”

    谢微之见威逼不成,那便只有利诱了“你陪我去赴宴,改日我陪你潜湖抓龙纹鲤。”

    萧故微微有些意动“上阳附近的湖中,竟然有龙纹鲤?”

    “前些天无意发现了它的踪迹。”谢微之抱着手道,不过以他们筑基的修为,龙纹鲤抓起来实在不容易,谢微之懒得动弹。

    “你陪我去赴宴,我陪你抓龙纹鲤,公平吧?”

    萧故伸出一只手,和谢微之对掌一击。

    成交!

    万顷碧波之上,一艘精巧的画舫飘荡在水面上,冰紫色的薄纱在风中飘扬。湖岸边,泛黄的树叶飘落,荡在水中,慢慢飘远。

    谢微之和萧故走上画舫,走入船舱,其内摆着几张桌案,放着酒水灵果,子书重明坐在主位,见了萧故也不觉得意外。

    “见过符尊。”谢微之和萧故双双俯身行礼。

    “不必多礼。”子书重明抬手,示意两人先坐。

    来都来了,两个人也就从善如流,依言寻了一张桌案坐下。

    “尝尝这些灵果,是书院弟子自己种植。”子书重明又道。

    书院弟子种下的灵果灵草等等,都可以上交,兑换在书院内部流通的积分。

    谢微之瞧他一眼,不知他究竟想做什么,也不客气,抓了枚灵果咬了一口。

    好像也没什么特别?

    子书重明抬起酒盏“请——”

    他一饮而尽。

    谢微之和萧故便下意识也举起已经斟满酒液的酒盏,对他回礼,也将一杯酒全数饮下。

    忽然,谢微之的酒盏落在桌案上,她皱着眉,立时改为盘坐,闭眼运转灵气。

    萧故一惊,看向子书重明,语气微微透出些不善“符尊,我妹妹这是怎么了?”

    子书重明放心酒盏,徐徐道“不用担心,不过是一杯琼浆玉液罢了。”

    琼浆玉液,修真界中最顶尖的灵酒,用无数蕴含巨量灵气的瓜果所酿,最大的好处便是任何体质,哪怕修为低下的修士,也能顺利吸收其中灵气。

    谢微之那一酒盏的琼浆玉液,实在价值不菲。

    “符尊,我兄妹二人出身微末,这些琼浆玉液,用在舍妹身上,浪费了。”萧故并未露出什么高兴的神情。

    “我瞧你妹妹面善,赠她一杯琼浆玉液,并不算什么。”子书重明淡淡道。

    对这个肖似谢微之的少女好一些,他心中似乎就能宽慰几分。

    但这对兄妹自有气节,那日药王谷星河递出的五品灵丹,他二人也未曾多看一眼,自己想送那少女什么,她恐怕也不会接受。

    唯有今日这般,她才会不得不收下。

    萧故冷声道“符尊该知,你如此行事,舍妹绝不会觉得感激。”

    “我不需要她的感激。”子书重明淡淡道,“我这么做,只是因为我想这么做。”

    他语气重透出几分强硬,上阳书院大师兄,符尊子书重明,怎么会是一个真正温和的人?

    若是他无手段,上阳书院又怎么会有今日声势。

    子书重明强行相赠,谢微之和萧故便拒绝不得。

    萧故心情微妙,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一日,会体会到这种滋味儿。

    将一杯琼浆玉液的灵气终于都化解的谢微之终于睁开眼,她的修为已经攀升到筑基五层。

    对上谢微之的目光,子书重明没有丝毫心虚,反而微笑着再道“再用几枚灵果如何?”

    谢微之没说什么,生气是无用的情绪,子书重明还不值得她有这样的情绪。

    “堂堂符尊,原来最喜欢的,是强行施恩于人。”

    一道极尽讽刺的声音传来,三人齐齐转过头去,只见容迟负手站在门口,仍是一件月白长袍,也不知是何时到的。

    子书重明脸上的笑淡了下去“容尊者可曾听过一句话,不请自来,是为恶客。”

    容迟嘴角微扬起一点弧度,尽显讥诮“那强邀他人赴宴,也不算值得称道的主人家。”

    两人目光相撞,针锋而对,谁也不打算退让。

    要谢微之说,他们俩也就是半斤八两,都差不了多少。

    容迟这人,神出鬼没,时不时就会在谢微之身边突然出现。还好谢微之心大,容迟要盯着她看便看就是,又不会少块肉。

    反正他绝不可能认出,自己就是他要找的人。

    怀着这样的想法,谢微之有恃无恐。

    眼见子书重明和容迟之间火花四射,她撑着脸,看得津津有味。

    这大概就是俗话说的,看热闹不嫌事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