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4章 [三更]344

    刘谈怜爱地摸了摸霍寿的头问道“你是被吓傻了吗?”

    霍寿抬头呆呆看着他, 然后就看到北境王笑得有些冷“不跑就打啊,除非乌师庐再亲自领兵南下,否则这几个虾兵蟹将能成什么气候?”

    霍寿歪头“虾兵蟹将是什么?”

    刘谈一顿, 拍了拍他的头说道“就是废物的意思。”

    唉,总是说漏嘴的日子要伴随他多久啊。

    好在霍寿也没有继续追问只是不解问道“既然能打,为什么刚刚不打呢?”

    刘谈看了他一眼说道“今天是正旦。”

    霍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刘谈面无表情说道“你现在能够安安全全站在这里化身十万个为什么是因为有人在守护着你,他们中很多人已经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霍寿一脸的若有所思“可是……打仗就是会死伤。”

    这么快就缓过来了啊,刘谈也不知道是不是霍去病的基因遗传了下来,只是说道“是啊, 打仗就会有死伤, 我今天只想见匈奴的血,不想见自己人的血, 把他们吓跑,让大家安安心心过个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其实在上城墙之前, 他的想法还是匈奴敢来?搞死他们!

    然而等上了城墙之后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匈奴或许会被歼灭, 但在这个过程中, 难免有死伤。

    大过年的,若是这些士兵的家人接到了他们的死讯,该有多难过?

    所以其实吓退匈奴只不过是刘谈临时起意,至于那些蜂窝煤……哎,原本就是他让人拉来给这些苦寒之地的将士取暖用的, 临时被征调过来吓人。

    不过没关系, 大不了再让人运送一批过来。

    霍寿感觉今天晚上信息量有点大, 忍不住揉了揉额头说道“我……我要好好想想。”

    刘谈没多说什么, 只是指了指身后说道“记住今天你看到的,以后慢慢想,现在我们先回去迎接将士们凯旋,顺便守岁!”

    霍寿用力点了点头,他感觉北境王殿下说的跟他以往听到的都不太一样。

    那个时候他从周围人那里得到的信息是要学会指挥若定,要判断准确,还要胆大心细,想要打胜仗这些必不可少。

    现在他发现好像还有一些东西他没有注意到。

    霍寿心事重重地回去,刘谈下马之后故意跟霍光并肩走疑惑问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

    居然任由他忽悠霍寿,中间一个字都没说?

    霍光此时心绪已经平复,听后便问道“殿下何意?”

    刘谈一转身一边倒着走一边看向他问道“没有什么想法?”

    霍光平淡说道“军事一道,臣并不通晓,更何况殿下说的俱是正理,臣无话可说。”

    刘谈狐疑地看着他“你不对劲。”

    霍光无奈,伸手握住刘谈的肩膀把人给掰回来说道“殿下先好好走路!真不知道你跟霍寿谁才是十二岁。”

    刘谈大笑“保持童心,不是挺好的嘛。”

    走在后面的霍寿抬头看了一眼正在大笑的刘谈,心中十分佩服,北境王殿下真的好厉害,刚刚见到了那样的场景,现在依旧有说有笑仿佛没放心上一般。

    而刘谈也的确是没放心上,今天这个阵仗已经小很多了。

    他原本只是随口一说,可霍光今天正处在心思细腻敏感的时候,听到他这句话自动理解成了北境王殿下也希望能够回到十二三岁的时候,无忧无虑。

    他想了想之前有关于北境王的传闻,好像的确是自从回宫之后,这位殿下就一直有数不清的麻烦需要解决。

    而且北境国如今的情况可以想见,以后等待他的麻烦应该还有很多。

    霍光沉默,忽然开口问道“殿下第一次见血是什么时候?”

    刘谈愣了一下,一时之间有些迟疑,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啊,他不记得原主的事情,当然不知道以前原主有没有见过血。

    其实按照这年头的达官贵族普遍行事作风来分析呢,见过血的可能性很大,毕竟他们不把奴隶当人嘛,说杀就杀,都不带心慈手软的。

    霍光见他不说话,以为他不愿意回忆,便温声说道“是臣鲁莽……”

    刘谈看了他一眼说道“没什么,应该是去西域的时候吧,咱们逃难那一晚……唔,应该算不上,当时我被陆悬护住了,没有看到什么,真正的话……就是我去见陆悬的时候吧。”

    霍光被他这句话吸引注意力“乌孙王?哪一次?”

    刘谈看了他一眼,他发现自从刘彻来过之后,大家对陆悬的称呼就从小昆弥变成了乌孙王。

    他不知道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仔细想想,乌孙王是比较符合大汉习惯的称呼,小昆弥一听就觉得是匈奴人,这样代表大家其实已经接受他了吧?

    想着这些,刘谈开口说道“就是……他当着我的面砍了胡狐国王头的那一次嘛。”

    刘谈说着就有些心累,陆悬追人的方式总是让他搞不明白,就问问有谁会在心上人的面前直接把敌人头一刀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