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13张牌

    谢小舟的手很稳, 握着玻璃碎片不带一点颤抖,就算是玻璃渣子刺入了自己的掌心,也没有松开了紧握的手指。

    以现在的情况来说, 他应该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可就算如此,他还是感觉像是踩在棉花上,稍有不慎就会跌落到深渊中,万劫不复。

    谢小舟一眨不眨地注视着欺诈师,眼睛中出现了冷漠的竖瞳,尾巴也悄然竖了起来。

    这是猫科动物在捕猎时特有的习惯。

    锋利的玻璃碎片架在了欺诈师的脖子上,只要用力一划, 就可以立刻割破气管, 造成死亡。

    可他却视若无物,还歪过了头, 看着手拿凶器的小猫咪,好奇地询问道“那么,你是怎么发现的?”

    欺诈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恶作剧被拆穿的小孩。

    但是他没有因为被拆穿而沮丧, 反而更关心是哪里出现了破绽。

    “因为, 这个世界太完美了。”谢小舟迟疑了片刻, “完美到连我都不想拒绝。”

    说实话, 在这个世界中,谢小舟确实有犹豫过。

    但是,只要是一个普通的人,在面临这样的诱惑前,都会忍不住心动的。

    在这个世界里面, 他能够轻而易举的获得现实中得不到的一切。身份、地位、名气还有……其他节目组的boss们。

    医生、秦渊还有教父。

    这些对谢小舟来说印象最深的boss们, 在内心深处, 他也曾毫无察觉地动心过一瞬。

    但因为危险, 他遏制住了这心动。

    而在这里,boss们保留了样貌和特点,却失去了危险,是安全无害的。

    这是一个多么诱人的选择啊。

    只要他愿意,他可以立刻拥有这一切。

    不过,正因为医生的出现,才让谢小舟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一个没有见过太阳的人,是不可能将太阳这种东西当做谎言的一部分的。因为,这样太容易被拆穿了。

    欺诈师是《谎言之城》这个节目的boss,从未离开过这个节目,又是怎么能够知道这么多的细节呢?

    这还要多谢这些boss们的凶残和危险——见到他们并且能够活着离开的嘉宾少之又少。

    所以,这样就可以排除掉欺诈师从其他嘉宾那里得知的可能。

    否定掉其他选项,剩下来的那一个无论有多不可思议,就是正确答案。

    答案已经摆在面前了。

    同时见过医生、秦渊和教父并且还能活下来的,就只有谢小舟一个人了。

    所以,这根本不是欺诈师设置下的谎言,而是他由自己构造出的世界。

    只要有了确定的想法,接下来只要不停地去证实就可以了。

    医生的样貌与言行举止和谢小舟心中的一模一样。

    拿出来的病例,同样也是来源于他的记忆中的。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想要什么,这个世界就会马上给予他什么。

    想要成为影帝,马上就有最佳男演员的提名;想要谈恋爱,立刻就会有符合审美的男人送上门来;想要暴富,就有一笔巨额的遗产从天而降……

    在这里,谢小舟就是这个世界的神。

    《谎言之城》之所以能够成为s级嘉宾的晋级赛,正是因为这超高的难度——没有人能够拒绝内心深处的欲望。

    欺诈师没想到的是,谢小舟可以。

    其他嘉宾或许会沉溺在其中不能自拔,他也只是动心了一瞬间,马上就恢复了平常。

    在脱去华美的衣袍后,这个世界无非就是一个脆弱的泡沫,轻轻一戳就会烟消云散。

    他不可能把自己的性命交给一个谎言。

    而且,比起随时坍塌的空中楼阁,他更喜欢一步一步地走上去。如果他想要不劳而获,早就在第一个节目中,就答应留在秦渊身边了。

    选择留下来,并不是他的性格。

    清醒了过后,谢小舟并没有立刻拆穿这个谎言,而是将计就计,反而用来欺骗欺诈师。

    如果欺诈师认为他已经沉迷于谎言之中的话,那就上当了。

    获得一百枚谎言币或者欺骗欺诈师,这是最开始节目组给出的选择。

    虽然谢小舟不认为这样做就能够完成拍摄,但是有这么一个机会,还是要去试一试。

    不然的话总是被骗,也太丢人了。

    总得找回一些场子。

    想到这里,谢小舟眨了眨眼睛“欺诈师先生,这一次算我赢了吧?”

    欺诈师看着面前的少年,暗金色的眸子中流转着奇异的光芒。

    太有趣了。

    竟然……有人能够从自己的谎言中走出来。多么特殊,多么有趣的小猫咪。

    欺诈师垂在身侧的手指轻轻颤动了起来,冒出了一股口干舌燥的感觉。

    这是他许久未有的兴奋与愉悦。

    他喜欢聪明的小猫咪。

    “当然。”欺诈师的尾音都微微上扬,“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你是怎么离开谎言构成的世界的呢?”

    在谎言之城,谢小舟上了很多次当。

    真真假假的话语混杂在一起,令人难以分辨,其中最为棘手的就是欺诈师。

    欺诈师一直在说谎。

    不管是什么时候。

    欺诈师教会谢小舟说谎,教他如何用一个谎言去覆盖另外一个谎言。

    但他绝非是处于好心,而是为了一个更大的谎言。

    谢小舟被误导了。

    在一开始进入那个世界的时候,他下意识地认为是欺诈师设置的谎言。所以,他为了破解这个谎言去寻找线索,可得到的却是让他越来越迷失自我。

    但还好,医生及时出现了。

    这告诉了谢小舟,这个世界的关键点不是欺诈师,而在于他自己。

    破解谎言的方法也很简单——

    “杀了自己。”谢小舟如是说。

    如何破解一个自己设置的谎言?

    杀死谎言本身。

    在那个世界中的“欺诈师”消失了以后,谢小舟就确定,欺诈师认为他已经沉溺于这个世界中了。

    于是在获得最佳男主角的那一天,他没有去领奖,而是来到了城市的最高的建筑上。

    当时,欺诈师曾经说过他喜欢高处,这能够让他居高临下,俯视众生。

    于是谢小舟就从最高处一跃而下。

    那是一场豪赌。

    谢小舟的性格里本来就存在着大胆冒险的因素。他丝毫不畏惧,反而在坠落的过程中张开双臂,热情地拥抱这个虚假的世界。

    很荣幸。

    他赌赢了。

    欺诈师的声音犹如叹息“你胆子很大。”

    谢小舟纠正“或许是我天生好赌。”

    如果不是好赌,他就不会在第一次进入节目的时候,选择接近秦渊。也不会在后续的拍摄中一次又一次地攻略boss。

    但还好,每一次他都赌赢了。

    包括这一次。

    谢小舟坚信,就算欺诈师满口谎言危险至极,他也能够从中全身而退。

    他的眉眼舒展开,带着一股骄傲自满。

    欺诈师将一切都收入眼中。

    很可爱的小猫咪。

    赢了一次,就以为自己能够一直赢下来,脸上遮挡不住、也不必去掩饰的骄傲。

    意外的是,这并不让欺诈师感觉到讨厌。

    他只想要去摸一摸这小猫咪,顺便在摸完之后,伸手掐住他的后颈,让他能够明白过来,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或许小猫咪会愤怒,会挣扎,但不管如何挥动爪子,都无法伤害到主人。

    这就是逗猫的乐趣。

    欺诈师眯了眯眼睛,想着出现的那一个画面,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不过,很快脖子上传来的疼痛感就让他回过了神。

    谢小舟察觉到了欺诈师的轻慢与毫不在意,他需要做点什么来拿回掌控权。

    他将玻璃碎片往里压了一下,尖锐的部分一下子就嵌在了柔软的皮肉之中,语气轻快地说“欺诈师先生,我已经完成了你的要求。请问,有什么奖励吗?”

    “奖励……当然有奖励。”鲜红的血液从伤口处冒了出来,顺着脖子的弧度流淌而下,可欺诈师却好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神情自若地说,“不过在此之前,我想给你变个魔术。”

    还没等谢小舟做出回应,他就抬起了右手,打了一个响亮的响指。

    响指的声音还未落下,就听见“哗啦”一声,谢小舟的面前飞起了一群白鸽。

    于此同时,欺诈师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白鸽的羽翼中。

    一片洁白的羽毛从半空中缓缓飘落。

    谢小舟松开了手,任由玻璃碎片摔落在地上。

    “我在这里~”轻佻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谢小舟还未来得及回头,余光就瞥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背后压了下来。

    欺诈师的身材高挑,此时就凭借着一条手臂就将谢小舟牢牢地困在了怀里。

    谢小舟明白两者之间的实力悬殊,也没有浪费力气去挣扎,而是站在原地不动。

    欺诈师被这种乖顺听话的姿势所取悦到了,伸手捉住了那一条蓬松的尾巴,放到鼻尖前轻轻地嗅了一下。

    “聪明又可怜的小猫咪,我真喜欢你呢。”

    谢小舟不为所动,只有那双猫耳朵悄悄地竖了起来。

    他当然不会幼稚的认为,欺诈师所说的“喜欢”是真的喜欢。那只是对宠物,或者所有物产生的感情。

    廉价或是一时兴起。更不用说,欺诈师的嘴巴里能有多少真话?

    欺诈师伏下了身,将下巴搭在了少年单薄的肩膀上。

    那火红的头发犹如火焰跳动,扫过了谢小舟的脸颊,他觉得有点痒,侧过头稍稍地避让了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