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8章 第 88 章

    “不必了。”

    永嘉和沈桓几乎同时开口。

    穆勒听着拒绝, 话语一滞,他转看向沈桓,正气恼的想说一句‘关你何事’, 便听永嘉又开口补充“多谢小王爷,我与阿弟自有打算,不劳王爷费心了。”

    “那敢问殿下有何打算?”

    永嘉听着穆勒的追问,却一时沉默,事发突然,她现下的确没有什么万全之策。

    但是突厥,异域之邦, 她便罢, 阿弟却是大魏真正的凤子龙孙,突厥与大魏之间的局势瞬息万变, 即便穆勒是个重情义,可托付的人,但突厥内部错综复杂, 穆勒上面还有掌权的老王爷。

    她与阿弟的身份, 一旦去了突厥, 不出事便罢, 一旦生事,便是大魏的麻烦,先祖的累赘。

    “我们自是有打算的,轮不上你来费心。”沈桓从旁开口,紧接着又开始遂客“快走快走, 你们在这里待得久了, 引了官府的人来, 那我们大家就都别想走了。”

    穆勒懒理沈桓, 他现下是看明白了,这姐弟二人对他的防备甚深,他这一路又是派护卫,又是引追兵的,全都是一厢情愿。

    穆勒有几分受挫,但转念一想,他毕竟是异域之人,她们也是大魏皇室,大魏与突厥敌对多年,近来才刚刚停战,他们心有防备也是应当。

    他又想,总没有因为恩情,反而挟持恩人非要报恩的道理。

    “昭昭姑娘,若小王猜的不错,你现在应该也想不到什么好的打算,小王这有个提议,不知可否行得通。”穆勒对永嘉说“在大魏与突厥相连的边境,有茶马镇,专为两朝互市而开,那里住着大魏与突厥的子民,姑娘若不想随小王去突厥,不如就到茶马镇上去。”

    “那里是边塞,人员流动复杂,大魏皇帝若想寻你,只怕要废些功夫,再者若真有人抓你,你大可入突厥的疆土,提我的名字,自会有人护着你们。”

    穆勒说着,见永嘉沉默,他想了想又道“若去茶马镇,我们正好顺路,你们乔装随着我的队伍走,一路上也可省去诸多麻烦,我一定将你们安全送到。”

    沈桓思考着穆勒的提议,茶马镇地处西北,除了京城,他停留最久的地方便是西北,那里的风土人情他尚是熟悉的。再者,沈桓又想到陆翊,日后陆翊回西北继续任职,他与阿姐之间也好照应。

    穆勒说完,他看出永嘉神色间的摇摆,他缓了片刻,又说“这只是本王的提议,一切都尊重姑娘的意思,姑娘若无需小王,那小王即刻便带人离开,不给姑娘惹麻烦。”

    穆勒话落,又看向沈桓,向他挑眉瞪眼,一个劲的使眼色。

    沈桓在西北生活过,他应该最清楚,茶马镇绝对是他们躲藏的好去处。

    沈桓看了穆勒片刻,走到永嘉身边,他轻轻拉住她的手臂“阿姐…不如我们就同路去茶马镇。”

    如今南边的围禁虽解,但永嘉只觉得南边围禁解得突然,也不知是否与自己在京城被发现有关,她只怕是局,不敢贸然回南方去。

    永嘉看向穆勒“小王爷,若一路同行,请问多久可以到达茶马镇?”

    穆勒听见永嘉的询问,不禁面上一喜“我们脚程快些,半个月足矣。”

    茶马县,顾名思义,自因两国之间的茶马交易而得名。

    互市之下,除了政府严格把控的官方茶马交易外,还有边地百姓,南北商贾在此地以物置物,相互交易。

    随着穆勒的队伍,永嘉等人一路顺畅的抵达茶马县。

    沈桓在茶马县教偏僻之地,置了间简单的宅院,先在此处落脚。

    穆勒见永嘉与沈桓一切妥当,便打算告辞,临行前,他约永嘉单独站在小院中说话。

    他闲聊感慨,说自己此番前去大魏,无功而返,又惹怒了沈邵,回家后,还要想想如何与自己父王交代。

    永嘉闻言,不禁心里愧疚“若非帮我们,小王爷也不会如此,说到底还是我们姐弟拖累了王爷。”

    穆勒闻言,满不在意的一挥手“这是本王自愿的,与姑娘有何干系?”

    “再说了,我父王就我一个儿子,总不会真的罚我,我父王就算气,也是气我不争气,没能娶个王妃回去。”穆勒笑容痞气,他一边说一边对着永嘉眨眼。

    永嘉心里感激穆勒,但是实在禁不住他时不时的热情直接。

    穆勒话落,见永嘉一如既往的不接话,只能无奈的耸了耸肩,他忽然从手链上摘下一颗绘刻着图腾的狼牙,双手递给永嘉“这个送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