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寿宴2.0

    史天王还在看叶孤城的时候, 沈百终已经来了。

    他来的时候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也没有人通报,大家的注意力已全被叶孤城吸引去, 全然没有发现还有人进来。

    等史天王再回头时,已全身冰冷,因为他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身边何时来了一个人。

    沈百终竟选了他身边的这个位置。

    绣春刀被放在桌子上。

    这声音当然不大,可所有人都觉得这刀好像连着心脏,他们的心脏好像也跟着被放在桌上,连跳也不会跳了。

    因为他们谁也没有搞清楚沈百终是怎么进来的,就连门口的三四个门童, 脸上也全是茫然, 他们甚至连一丝微风也没有感觉到。

    史天王的脸色苍白如纸,他的话也苍白无力, “你好。”

    他虽然说了你好,眼睛却一直盯着沈百终的黑色衣服,连头也没有抬。

    沈百终也道, “你好。”

    “在下姓史。”史天王道, “阁下就是沈百终?”

    没人回答他, 沈百终绝不会故意晾着别人, 他没有回答,只是因为他已经出去。

    谁也没有看清楚沈百终是怎么走的,他来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走的时候却也没有人看清。他们只好大眼瞪小眼,然后盯着桌上被留下的绣春刀发呆。

    他们没有等多久。

    因为沈百终很快就回来了。

    这次他不是一个人, 沈百终跟在一个青年人后面, 还有一个人却跟在沈百终后面。

    最后那个人脚步轻快, 大厅里如此寂静, 脚步声却只属于一个人。沈百终当然不会发出脚步声,可这个人却也没有发出,这样的轻功已是一绝,他一定就是司空摘星!

    那么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是谁?

    他的轻功并不高绝,因为那唯一的脚步声就是他发出的。

    他的气息也不绵长,绝不会是高手。

    为什么在这样凶险的宴会里,沈百终还要带着一个累赘来?

    他又凭什么让沈百终跟着?

    皇帝四下看了看,立刻就看到了沈百终的绣春刀,紧接着就选定了旁边的位置。

    史天王握紧了扶手,手指已用力到发白,可他到底还是一方豪杰,很快就冷静下来,运转内力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红润许多。

    即使你紧张,也绝不能表现出来,即使你害怕,也绝不能让别人知道。

    这个道理史天王当然懂,他要是不懂,早就死在了东海的小渔村里,就不会拥有现在的地位。

    皇帝笑道,“你好。”

    史天王不说话。

    “你为什么不说话?”皇帝问道,“朕见你刚刚对朕的爱卿说你好时,好像很开心的,是不是?”

    虽然早有预料,但在场的人听到朕这个字时,却还是全部都怔住了。

    那样至高无上的权力和地位,实在是很吓人,实在是很可怕,也实在是很遥远。

    他们中的许多人,本该一辈子都见不到皇帝的。

    现在却有很多的人脸色逐渐变红,呼吸也逐渐粗重,他们绝不是用了内力激发气血,他们只是在颤抖!

    恐惧带来的除了僵硬,也往往会有兴奋!

    他们好像已看到了希望,已看到了紫禁城中辉煌的太和殿,看到了白玉石台阶……

    皇帝已经坐下,沈百终和司空摘星也已经坐下。

    史天王突然笑了,道,“想不到我也有这么一天。”

    皇帝笑眯眯道,“怎样一天?”

    坐在史天王前面那一张椅子上的,就是史天王的替身,他立刻接道,“自然是见到大人物的一天。”

    “哦。”皇帝道,“你是做什么的?”

    又一个史天王道,“一介草民。”

    司空摘星从烧鸡上揪下两只鸡腿来,一只自己啃,一只递给沈百终,兴高采烈地看着热闹。

    他突然发现世界上最好玩最悠闲的事情也许就是看热闹,这比偷东西还好玩一点。

    沈百终专心吃饭。

    皇帝已经教过他很多遍,也纠正过很多遍——如果面前有饭,饭里没有毒,那么就吃,完全不用管他,不用管他在和谁说话,也不用管他在做什么,只需要专心吃,好好吃。

    所以沈百终真的在很认真地吃饭。

    他甚至还起身去舀了两碗粥,分给司空摘星一碗。

    作为报答,司空摘星又分给沈百终一张葱油饼。

    这是哪里来的小朋友?

    皇帝看着沈百终笑了笑,竟然离开座位,径直走过去,坐到了叶孤城身边。

    史天王立刻去看沈百终。

    沈百终竟然还是在吃饭,连看都没有看皇帝一眼,好像根本不在乎他坐在哪里。

    怎么回事?

    难道皇帝是假的?

    难道沈百终已有把握在杀死这里的所有人?

    七个史天王都在流汗,七个史天王都没有心思吃东西,七个史天王就好像七个倒霉蛋,直挺挺地扎在椅子上。

    司空摘星觉得好笑,碰了碰沈百终的胳膊,道,“你认不认识这个人?”

    “不认识。”

    “我倒好像听说过。”司空摘星道,“是陆小鸡讲给我听的,他好像什么人都认识一点。”

    “他确实认识很多人。”沈百终骄傲道。

    司空摘星挤眉弄眼,道,“你什么时候也能夸夸我?”

    沈百终道,“夸你什么?轻功还是偷术?”

    “自然是夸我的……”

    司空摘星突然怔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道,“你这个人可真是见鬼,什么人到了你身边,好像都会喜欢被你夸一夸,我一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