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第九十章

    我的心脏不太好, 两人太甜了!

    哇偶,如果上次两人就接吻了,是不是说明段总那时就对北北蓄谋已久?

    你们快看北北的脸, 红得跟柿子似的。

    真好,有情人终成眷属。

    现场的工作人员被这狗粮甜得齁嗓子,摄影师一脸姨母笑,镜头里的人实在般配,两人目光里流淌的爱意藏都藏不住。

    段景泽仅仅亲了北乔几秒,便松开他的腰。

    北乔耳廓燥热,垂着眼将龙猫抱起拍拍上面的尘土, 耳尖绯红一片, 恨不得马上钻进地缝里。

    “龙猫都脏了。”

    段景泽表情淡定,动作自然地牵着他的手继续前行, “没关系,回家我替你把胖龙猫洗洗。”

    工作人员微微不解段总为啥一直强调这只龙猫胖啊?

    走了大约十分钟,他们碰见正准备划船的星阑和裴沐司。

    “你们需要做这个任务吗?”

    星阑将裤腿挽上, 露出白皙光滑的脚腕, 懒洋洋地靠在船身处, 惬意的很。

    北乔将任务卡片打开, 站在岸边说“有这个任务,需要去对岸拿到蓝宝石。”

    “一起吧。”星阑指着旁边的船说“你们俩用这个,一起划过去。”

    段景泽瞥了眼木船,上面只能容纳两个人。

    工作人员把船拉过来,段景泽先扶北乔坐稳, 自己最后上去。

    裴沐司低声问“谁划船?”

    星阑不假思索“我啊。”

    “是你的话就好办了。”裴沐司慢悠悠说“只有一块蓝宝石。”

    星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这是“引狼入室”, 把他们往火坑里推, 看着正在研究船桨的北乔两人, 连忙悄摸摸往前划。

    见对面是星阑在划船,北乔跃跃欲试“哥哥,不然把船桨交给我吧,你坐稳就好。”

    段景泽确认“你会吗?”

    “星星都会我为什么不会?”北乔握住船桨,学着星阑的模样膝盖微微弯曲,腰板挺直,快速滑动船桨。

    “星星你等会儿我。”

    北乔像模像样地划着船,因为技术欠佳,溅起的河水扬起,淋了段景泽一身,就头上也不可避免的挂着水滴。

    星阑怎么可能等他,听见北乔叫自己,动作更猛,吭哧吭哧往前划,船身似一只鲨鱼,动作非常快。

    北乔急得满头大汗,拧着眉嘟囔着“星星怎么不等我?”

    段景泽静静地把脸上的水滴擦干净,猜测“估计目的地的奖励只有一个吧。”

    “啊?”北乔听后半蹲在船舱,语气认真“哥哥,你坐好了吗?”

    段景泽“不然我来划?”

    “不用。”

    北乔撸起袖子,像老牛刨地一般攥着船桨猛烈滑动,周身的河水被大幅度扬起,水声四溅,全部向坐在船尾的段景泽身上飞去。

    旁边船只的工作人员迅速躲避,瞧着段景泽满身的喝水,纷纷怜惜他。

    没过几分钟,段景泽的衣服湿了一半。

    他淡定地掏出手帕将脸擦干净,低声说“北北,你再用点力,船舱里面估计都是水了。”

    哈哈哈哈,你们快看段总的发型。

    这是标准的坑夫吗?北北身上一点事都没有,水全部洒到段总身上了。

    hhh,自己选的媳妇能怎么?宠着呗。

    北乔注意到淋成落汤鸡的段景泽,小声道“哥哥,对不起哈。”

    “没事,习惯了。”段景泽从隔壁摄影师所在的船只处接过水瓢,“你接着划,我负责倒水。”

    于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

    北乔这边奋勇前进,使劲划动船桨,段景泽任劳任怨,一瓢一瓢的向外舀水,脸上布满的河水越来越多。

    哈哈哈哈,这两人逗死我了。

    北北怎么那么憨啊?能不能有一个作为大明星的自觉?

    段总真是惯着北北,一点也不恼。

    这要是我男朋友,早就跟我吵架了。

    眼瞅着马上要追上星阑他们,北乔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大声挑衅“星星,蓝宝石是我们的了。”

    星阑不甘示弱“呵呵,吹牛吧你。”

    两人同时用力滑动船桨,时不时地盯着对方,唯恐对方将自己赶超过去。

    前方是一个狭窄的过口,段景泽低声说“北北快点划,他们如果先过去,肯定就赢了。”

    北乔点点头,像开了马力的摩托车,奋力向前冲去。星阑意识到北乔的意图,连忙追赶,两艘船的速度越来越快,冲向过口时完全没有减速的意思。

    阳光下,水声四溅,“砰”的一声,两艘木船以极快的速度撞在一起,船声猛烈摇晃,段景泽和裴沐司所在的船尾重心向外侧翻,“噗通”两声,两艘船尾空无一人。

    北乔和星阑愣住了。

    哈哈哈,卧槽。

    段总北乔虐我千百遍,我待北乔如初恋。

    北北我那么大的老公呢?怎么突然没了?

    水里,段景泽扒着船身猛烈咳嗽。他身体倒是没事,就是周围的水太脏了,让他有些反胃。

    北乔扒在船边,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语气软糯“对不起,我拽你上来。”

    段景泽满身狼狈“嗯。”

    上船后,他把外套脱掉,闻着上面的异味儿,蹙着眉扔掉,轻轻叹口气。对面的裴沐司也好不到哪去,已经司空见惯的模样,坐在船尾无语凝噎。

    北乔跟星阑两人乖得像个小鹌鹑,一动不动坐在船头,眼巴巴望着自家老公。

    段景泽被他逗乐了“怎么那样看着我?”

    北乔“惹祸了。”

    段景泽抬起眼帘“你还知道自己闯祸了?”

    北乔乖乖道“嗯,会被揍吗?”

    段景泽气笑了“不会,不舍得。”

    旁边的工作人员“又被秀到了。”

    盒盒盒盒!段总太宠了。

    我怎么觉得两人有一种老夫少妻的感觉嘞?明明段总也很年轻。

    前面的,你内涵段总老怕不会被他打死。

    这段插曲过去,船桨交到段景泽和裴沐司手里。

    段总!是男人就拿第一!

    裴总也好帅,我有点纠结选谁。

    裴沐司朝着段景泽挑眉“比赛?”

    “随时奉陪。”段景泽回道。

    两艘船依次越过通道,位于同一水平预备。

    段景泽和裴沐司很有默契,相视而笑后,同时向目的地同时划去。两人势均力敌,你追我赶,惹得正在观望直播的网友跟着紧张起来。

    段景泽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衫,因为被打湿,好看的腹肌若隐若现,北乔看得口干舌燥,大眼睛悄悄挪向别处。

    “北北,不给我加油吗?”

    北乔问“怎么加?”

    段景泽勾着唇,用仅仅两人能听清的声音道“比如,这次赢了比赛,穿上那件制服?”

    北乔脸上一阵窘迫,唯恐别人听到。

    “不正经。”

    “哪里不正经?”段景泽手中的动作渐渐放慢,被旁边的裴沐司轻而易举超过去。

    北乔急了“哥哥快点啊!”

    段景泽懒洋洋道“没劲了。”

    北北,对男人不能说快!

    我怀疑你们俩在开车,可是我没有证据。

    无奈,北乔委身向前,小声说“赢了比赛,我就穿制服。”

    话音刚落,木船立刻像安装了马达,速度猛然提升朝着裴沐司追去。

    星阑担忧地催促“沐沐你快点,他们快赶上我们了。”

    裴沐司“很累的,不然你来?”

    “沐沐。”星阑勾勾手“如果你赢得比赛,今晚我可以和你…十次…”他戳戳手指,朝着裴沐司抛了媚眼。

    裴沐司身子一僵,手中的动作逐渐放慢…

    “沐沐,你快点啊!”

    “不然十五次?”

    船身移动速度更慢了…

    “二十次?”

    船身一动不动,孤零零停在河边…

    星阑……

    这次比赛以北乔和段景泽的胜利告终。捧着蓝宝石,北乔朝着星阑吐了吐舌头,得意地笑着。

    星阑叹口气,死气沉沉地盯着裴沐司。

    看来自己的魅力大打折扣,沐沐一夜20次都不能维持了。

    段景泽弹了弹北乔的脑门,低声说“别显摆了,陪我换衣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