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陆徜

    夜深, 殿帅府灯火通明,巡逻的兵将较之以往再添一倍。

    这是座格局四平八稳的府邸,比状元府可大出许多倍, 府里没有弯弯绕绕的曲径通幽,也没有草木繁茂的花园,甚至就连花盆都没摆,各处都透着股干练肃简的味道,像把军营安在家里般,硬梆梆的没有一点儿温馨。

    明舒猜,这大概是因为府中没有女主人的关系, 她进来半天连年轻的丫鬟也没见着, 只有些上了年纪的嬷嬷,被叫来服侍曾氏。

    进了殿帅府, 曾氏只觉得周围人看自己的目光多带着好奇探究,她便局促起来。大夫已经给她看过伤,敷好药绑上绷带, 伤虽不重, 但偏偏让她无法行走, 她只能老老实实坐在堂上。相较于她, 明舒可就坦然得多,从大夫手里讨来药膏自己抹好脖子上的勒伤,待母亲看完脚伤才问魏卓“魏叔,可有我阿兄消息?”

    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魏卓同时也已命人去找陆徜。

    “暂时还没找到他, 不过听说已经进城了。”魏卓道, 又见她与曾氏担心, 劝慰道, “你们不必如此担心,陆徜他武艺不错,人也聪明,若遇险情即便无法擒敌,要脱身却也不难。我已经派人守在你家里,只要他一回来,就请他过来。”

    “有劳魏叔了。”明舒道谢。

    “今日曾娘与你皆惊魂一场,现下危机未去,你们回去恐还是危险。我已让人打扫厢房,你与你母亲不妨在我府中留宿一晚。”魏卓又道。

    留宿啊……

    明舒望向曾氏,曾氏忙摇头,于是明舒道“多谢魏叔,今夜就叨扰了。”

    “……”曾氏默。

    魏卓也瞧见这对母女间的眉眼官司,硬朗的面容上露出一丝笑意,刚要开口,便见外头下属来报“开封府陆少尹来了……”

    因为一早就交代过,下属已经将人带到堂外的空庭上,明舒隔着大敞的槅扇门看到宋清沼架着陆徜站在外面,哪还顾得上其他,没等魏卓发话,人已跑出门去。

    陆徜右臂搭在宋清沼肩上,侧垂着头,神志已经有些迷离,看着跑出门的人,狭长的半闭的眼睁开。明舒瞧他这副模样,又见他胸口被血染血,心内早就掀起狂风巨浪,比自己被人勒住脖子还要难受,两步冲到他身前,脑中尽空,仍是唤他“阿兄——”

    “途中遇伏,他中了箭,为了找你不肯就医,一路策马找到这里。”宋清沼架着陆徜道。

    即便二人是对手,他也不得不佩服陆徜。

    “中箭?”明舒这时方发现陆徜左肩上的伤口,折断的箭杆只露两寸在外,箭头没肉而入。

    陆徜定定看着明舒,忽然挣开宋清沼,伸手抚上她后颈,将她往怀中一揽,只道“你没事,就好……”

    一个“好”字到了最后,气息渐弱,他闭上眼。明舒还未回神,便觉他身体一沉,人往下落,她忙伸手环抱住他的腰,后面的宋清沼见势亦上前再度架起他。

    魏卓扶着曾氏晚了几步出来,曾氏看着儿子伤重晕倒,情急之下推开魏卓,可没两步腿便一崴,人再度被魏卓扶住。

    “扶进内堂,我府中有大夫。”魏卓当即道,又安慰曾氏,“我府上大夫是军医,对外伤最是拿手,你别担心,我不会让陆徜有事的。”

    曾氏心乱成一团,只能红着眼倚着魏卓,看着宋清沼与明舒合力,将陆徜抬进了内堂。

    ————

    夜已浓,九层烛台点了三盏,将不大的房间照得透亮,又有侍从手持宫灯站床侧,替察看伤口的大夫打光。陆徜已经被扶到床上,背靠迎枕昏沉沉坐着,明舒跪在了床内侧,与在外侧的宋清沼一起扶住他。

    曾氏不在屋里,由魏卓在外面陪着。这等血腥场面,本不宜让女子瞧见,但明舒固执不肯离去,索性留下协助大夫。

    剪子“咔嚓”数声,陆徜上衣尽除,露出肩头血肉模糊的伤口。

    那伤口鲜血淋漓,皮肉翻滚,明舒咬紧牙关看着,眉头紧拧,满目急怒,却不得不全盘压抑在心。

    “我要取箭头,你们按紧他。”大夫做好准备,取出尖嘴铜镊。

    除了明舒与宋清沼外,另还有两名魏卓的属下进来一起帮忙按着陆徜。四人合力之下,大夫方出手取箭头。

    只闻一声“嗤”响,箭头从肉中拔出,鲜血即刻倾涌。陆徜闷哼一声,浑身颤抖,一手成拳,另一手猛地攥住明舒的手。

    无知觉下的痛握,力道极大,明舒只觉得手掌指骨都要被他握断。

    这得多痛才能让陆徜如此能扛会忍的人都不禁浑身颤抖?

    明舒的手疼,心更疼,眼眶渐渐就红了,可她仍没说话,也没动,用尽全力协助大夫,直到伤口完全处理妥当,陆徜亦被扶着躺下,她方抹抹眼,从床上下来。

    ————

    屋内一片狼藉,药童收拾满地染血的残布,大夫在旁边斟酌药方。曾氏这才和魏卓进来看陆徜。所幸这一箭未曾射中要害,箭上也没毒,陆徜性命无虞,眼下正沉沉昏睡。

    知道陆徜没有危险后,曾氏才放下那颗悬在半空的心。魏卓便劝她休息,惊魂半日,曾氏精力早已不济,曾氏却不愿意,执意要留下照顾陆徜。

    “阿娘,你有伤在身,身子又弱,万一若因此病倒,阿兄醒来如何心安?听魏叔的,你先去休息吧。阿兄这里有我,我会守着的。”明舒温声劝道。

    在魏卓与明舒的夹攻下,曾氏总算妥协,被劝去休息。

    “明舒,你别太担心,陆徜不会有事的。”宋清沼这才上前劝慰明舒。见她眼眸微红,他的心也隐约被扯疼,可她又不似曾氏那般柔弱,镇定自持叫他满腔柔情无从诉出。

    明舒点头道“今日多谢你了。幸亏有你,否则他……”

    话没说完,她咽下惊心动魄的半句。宋清沼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正待再劝几句,外头有人来请“宋编修,殿帅有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