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4章 番外五

    申大的优秀军训学员有叶令蔚一个, 经大的优秀军训学员有费澜一个。

    两人在这场军训里露了个十足十的脸,经大的总教官把费澜当兄弟,申大的总教官把叶令蔚当儿子, 每天都要把他的粉头发拎出来说一次。

    但两个人的关系,始终只有颜乐乐知道。

    汇演结束后的二十公里拉练, 途径泥泞的山路, 陡峭的岩壁,浑浊湍急的河水以及灌木丛繁茂的山林,背上还背着十公斤重的沙包。

    申大和经大在让学生好好吃苦这方面, 向来观点一致。

    教官甚至还问他们要不要给脸上抹泥。

    前一百名到达目的地的学生,可以获得荣誉徽章,学分加二十分,怎么选择道路由学生自己决定,自由组队, 途中可以用空包弹淘汰除自己以外的所有人,被淘汰者结束拉练, 遇到危险决定放弃可以朝天放出信号弹,很快会有专业人员前来接应。

    叶令蔚被总教官忽悠着给脸上抹了两绿两红的泥, “我在目的地等你。”

    各个专业的辅导员也到了,他们坐着大巴车,在车上说着激励人心的话, 比他们站在地上马上要进行拉练的学生还要激动。

    “叶令蔚,我和幸珏跟你组队, ”颜乐乐拖着幸珏走过来, “幸珏超级厉害, 他是在大院长大的, 别说空包弹, 就是真枪实弹□□,那都不在话下。”

    “颜乐乐你不臊得慌我还臊得慌。”幸珏踹了颜乐乐一脚。

    “你对象呢?”颜乐乐伸长脖子,“他应该来跟你一起啊。”

    叶令蔚系好了腰带,戴上帽子,淡淡道“我跟他说好了,这次各凭实力,输的人”

    “输的人怎么了?!”颜乐乐好奇地问。

    “输的人叫对方爸爸。”叶令蔚说道。

    “啊”颜乐乐对这个答案有点失望,“我还以为是大战三十天呢。”

    叶令蔚“”

    无论选择哪条路,道路都一样的崎岖不平,学生已经全部分散在了山林,但因为这座山并不巨大,有些人说话的音量太高甚至还能传至耳边。

    拉练还剩一大半,他们三个人来到了湿滑的岩石群,上边生满了绿色的苔藓,颜乐乐率先过去,直接滑倒,砸地“砰”一声。

    “艹了,好疼!”颜乐乐爬起来,摇摇晃晃地小步走着,他扭头去看叶令蔚,发现叶令蔚沿着岩石群边缘慢慢绕。

    叶令蔚手里抱着枪,他听见草丛附近有人,人还不少。

    “躲起来。”叶令蔚小声朝颜乐乐和幸珏说道。

    那样湿滑的苔藓,颜乐乐走一步摔一跤,幸珏看不过去,直接将他拖了出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硕大肥厚的草木叶子摇摆起来,叶令蔚听着他们的呼吸声,转身毫不犹豫地开枪,几声闷响,短暂的安宁过后,一群男生哀嚎起来。

    “绝了啊叶令蔚!”

    “你后脑勺张眼睛了?”

    叶令蔚装模作样地吹了一下枪口,睨了这群身上脸上都五颜六色的男生一眼,“是你们动静太大了。”

    “”

    头顶不停传来信号弹的声音,还有广播里不停地传出学员被淘汰的通知。

    颜乐乐趴在幸珏背上,为了让幸珏不把他丢下,他需要一直骂自己,幸珏才会背着他。

    “我是废物,颜乐乐是垃圾。”

    “颜乐乐是废物,颜乐乐是漂亮的废物。”

    幸珏“你想死?”

    叶令蔚跟费澜选择了两条根本不可能碰到一起的路,幸珏体力好,背着百来斤的颜乐乐跟玩儿似的,没有颜乐乐拖后腿,他们的速度一下子就快了起来。

    但就在临近那面小旗子的时候,他们遇到了一队强敌。

    叶令蔚躲在树背后,颜乐乐被丢到坡的背面,幸珏趴在灌木丛后,叶令蔚头上戴着一顶花环,幸珏是藤草圈成的,颜乐乐实事一件没干,无聊的事情一件没少干。

    幸珏的空包弹落了几次空,他皱眉,“对面的人里边肯定有专业的,他奶奶的。”

    幸珏面无表情地说出骂人的话,叶令蔚看了一眼,没忍住笑了,颜乐乐爬过来,说道“他大院长大,说话一直这样,你不觉得很搞笑吗?”

    局面一直僵持着,他们跟对面应该最先到达这里的,再拖下去,后边的人就要跟上来了。

    “澜哥,对面谁啊?好像就两个,怎么这么难缠?”

    “妈的。”

    费澜帽子早就不知道丢哪儿了,之前过眉的碎发也因为军训剪成了很短的短发,毛刺刺的,眉眼全部露出来,平时的温和荡然无存,不笑时令人根本不敢直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