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0章 第 140 章

    借着宽大衣袖遮掩, 周书惠不自觉的捏紧了手指。

    而于思弦则漠然道“非亲非故,她死不死关我屁事!”

    周书惠没有错过他望向那个小姑娘时眼底一闪即逝的柔意。

    也是在这个瞬间,她在几乎要将自己淹没的不甘与错愕之中, 了悟到自己先前的敌意为何而来。

    因为被顶替了。

    原女主在于思弦心目中的位置,白月光、朱砂痣那样的存在,被别人顶替了。

    可明明自己才是女主啊!

    怎么会这样?!

    周书惠瞬间有种整个世界都崩塌了的感觉。

    她心心念念想见到于思弦,用余生温暖他,是建立在自己是女主、与他两情相悦前提之下的,这时候忽然冒出来另一个小姑娘顶替了本该属于女主的人设,那自己又算什么?!

    周书惠眼底有一闪即逝的狰狞, 这短暂的神色变化并没有逃过于思弦的眼睛, 他神情中厉色微微一晃,旋即又笑了, 放柔声音道“小妹妹,你该回答我的问题了。”

    于思弦手中捏着一把折扇,懒洋洋的抵着自己下颌, 语气调侃, 好像在开玩笑“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知道这是我的马车?要好好回答, 顾左右而言他的话,我怕就不会那么好说话了哦!”

    周书惠作为看完所有于思弦剧情的人,最明白他到底是什么心性,回想起方才马车停都不停的自她面前经过,就知道他一定不会在乎手上多一条人命。

    也是在这个时候, 她才后知后觉的开始惶恐害怕。

    这可是于思弦啊!

    可以为心爱的女人杀尽天下人, 可以眼睛眨都不眨的下令屠城, 可以将你捧在掌心呵护备至, 但前提是你得是他心尖上的人才行!

    周书惠原以为一切都应该是顺理成章的,她早就对于思弦有意,于思弦对她一见钟情,却没想到现实跟想象完全是两种画风,一见钟情没了,于思弦身边还多了朵小白花。

    周书惠心头忽的生出一股懊悔来,又不敢违逆于思弦的意思,实话她是不敢说的,跟于思弦讲他是一本书里边的反派,还为了自己负尽天下人,最后被自己杀了?

    于思弦怕不是立即就要赏她一个凉凉。

    真的不能说,那就只能编,但是怎么编,就很考验技巧了。

    周书惠头脑中思绪转的飞快,很快就有了主意,学着五岁周书瑶的神情,装出懵懂的样子“我听我爹提过你,他说肃王世子于思弦乘坐着一辆由四匹黑马牵引的马车,车上还挂了一串银铃铛,我方才见到,脑海里便浮现出我爹说的话了。”

    于思弦一早便发觉她衣着不俗,往脸上看,也是个美人坯子,一口牙洁白而整齐,可不是平民百姓能够拥有的。

    这时候听她说听父亲提过自己,倒也不觉惊奇,只挑眉道“你父亲是谁?”

    周书惠想起已经去世了的爸爸,脸上浮现出一抹哀色“他已经去世了。”见于思弦眸光探寻,又将父亲名字讲了。

    于思弦过目不忘,自然记得自己日前的吩咐。

    事实上,他之所以匆忙南下,便是因为肃王府近年来辛苦编制起来的走私巨网被大将军何震魁以彻查周父之死为遮掩一举破获,为稳妥计,他这个幕后少主自然是越早离开越好,这时候听面前小女孩说她父亲便是被自己下令杀死的周父、一切变故的源头,神情中不禁生出几分兴味。

    于思弦没有忽略她孤身一人上路的诡异行径,面露悯色,怜惜道“说起来,我同你父亲也曾经有过一面之缘,不想匆匆一别之后,再得知他音讯,竟是他西去之时!”

    他叹口气,又关切道“你父亲既然去世,你身为长女,不为他守灵也就罢了,怎么孤身一人在此?若不是遇见我们,怕就要被这起子匪盗害了。”

    说完,他随意摆了摆手,无需言语,身后侍从便躬身领命,手握兵刃,往密林中去追踪方才那几名盗匪。

    周书惠说起父亲之死,难免伤怀,低头擦拭眼泪,又迅速将锅甩到了周老夫人头上“我是被祖母赶走,叫自生自灭的。我父亲去了,只留下我和妹妹两个人,已经够可怜了,谁知道祖母偏心二叔三叔和隔房的堂弟们,居然打算把爹的遗产分给他们,将我们母女三人扫地出门!”

    她神情凄凉,边哭边道“我跟她对峙,她便用长辈身份压制我,又说我没有规矩,差人将我送回京城庄子里严加管教,半路我听见祖母的陪房们暗地里商量,竟说要闷死我,给我娘报个病故了事!我实在是怕的紧,便偷偷跑出来了,没想到……”

    周书惠泣不成声。

    于思弦听她说了几句,就知道是在说谎。

    那位周老夫人出身名门,品性是满京城公认的过硬,除非是疯了,才会做出这种为了仨瓜俩枣败坏自己名声、谋害嫡亲孙女的事情来。

    还吩咐陪房闷死她——她的父亲才刚死,尸骨未寒,又是因公殉职,在何震魁那儿肯定也是挂了号的,他的两个女儿必然能得到庇护,又因为没有儿子,两个同胞弟弟也能得到一定的政治余荫,他们得有多丧心病狂,才会在这时候对大哥留下的孤女下手?

    到了周家那个层次之后,钱真的没那么有用,对周老夫人和周家两兄弟来说,大房留下的那点财产同周父死后留下的政治余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于思弦心下冷笑,倒很欣赏她信口胡说的本事,一个七八岁大的女孩子,若是心里边事先没这么想过,怎么可能迅速编出这么一席话来?

    可见她跟祖母不睦的确是真的,被祖母派人送回京师也是真的,至于实情如何,那便不得而知了。

    周家近年来虽小有落寞,但终究也是名门,周家那位老夫人生养了三个好儿子,不只是周父,他的两个弟弟也都非凡俗之辈,又有何震魁看重,眼见着就能再度振兴门楣。

    留下这个对周老夫人和周家满怀仇恨的小女孩作为棋子,以后或许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于思弦心思几转,脸色却不动声色,与他同行的小姑娘听周书惠说完,小脸上交替浮现出愤怒与心疼神色来“怎么会有这种祖母?真是太坏了!”

    又关切道“小姐姐,你要是没地方可去的话,就跟我们一起上路吧,先找个地方安身,到时候再写信给你娘和你外祖家,叫她们帮你主持公道!”

    于思弦闻言冷哼“我什么时候答应收留她了?”

    周书惠心头一紧。

    那小女孩叉腰道“是我要收留这个小姐姐!”

    于思弦嗤笑道“你收留个屁,还不是得靠我?”

    小女孩想了想,坚持道“那就把我的衣食用度分一半给她——我爹是你的救命恩人,这也是你许诺我的,不算占你便宜!”

    于思弦见她那副气鼓鼓的样子,忍俊不禁,没有再说什么。

    周书惠听于思弦不打算收留自己,本是满心惶恐的,这会儿被那小姑娘留下,按理说本该是件好事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就在这时候,密林中忽的传来几声凄厉惨叫,听其音色判断,应当是方才截杀周书惠的那几名盗匪。

    周书惠心理年龄虽大,但毕竟生在红旗下,长在太平年间,见过最暴力的画面也就是初中时候班里的小混混打架,什么时候真的见过血?

    她听得胆战心惊,两股战战,偏生这时候一名盗匪在惊惧之下跌跌撞撞跑出密林,正要往官道这边逃窜,一名侍从追了上来,一刀了结了他性命。

    血色飞溅,那盗匪双眼暴突,死不瞑目。

    周书惠反应不及,看个正着,旋即发出一声刺人耳膜的尖叫,下一瞬,眼睛就被那小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