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2章 番外七

    五天前。

    横滨。

    太宰治面无表情的坐在里, 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慢吞吞戳着酒杯里的冰球。

    樋口一叶坐在他身边,不断给自己灌酒, 借酒消愁。

    两人死鱼一样瘫着,织田作之助和坂口安吾坐在一块,注视了他们一会,然后仿佛是大家长一样叹了口气。

    坂口安吾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太宰没事吧?”

    “……看起来应该算是[有事]吧?”织田作犹豫的作答。

    自从从樋口一叶口中得知了芥川龙之介结婚的真相,太宰治就连续两天陷入了消极的状态。

    而试图拿枪上门把她眼里的骗婚渣男干掉的樋口,则是被理智的织田作以“如果你真的想要去伤害芥川喜欢的人……会被他讨厌的吧?”和“对方也并不一定是坏人, 要不去确认一下再行动?说不定对方是成熟可靠的类型呢?”这些一针见血的理由制止住了。

    虽然她就算过去了大概率扣不下扳机, 顶多是把枪口对着对方威胁而已,毕竟只是个普通人。

    总之, 完全无法反驳织田作的话,樋口一叶只能拿起酒瓶就给自己吨吨吨的灌酒,打着酒嗝目光游离粗言粗语。

    太宰治则是低着头掏出手机, 有一下没一下的划着屏幕。

    “既然这么在意, 为什么不直接去看一下呢?”织田作有些不解, “在这里借酒消愁也没有用吧?”

    “不, 没恋爱过的织田作大概不懂吧。”坂口安吾眼镜反光,“对这种痴汉类型的人来说,让他们去见证喜欢和崇拜的对象和别的家伙亲密接触,还不如杀了他们比较痛快。”

    “啊,是这样吗?”织田作看了看一旁的两人, 平静的点点头“真辛苦啊, 希望他们能快点振作起来。”

    “安——吾——”

    忽然, 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的黑发鸢眼高个子男人几步蹭到两位挚友的身边, 他弯起眼眸,带着笑容,拉长语气喊着其中一个的名字,然后毫不避讳的拉开椅子坐到了坂口安吾身旁。

    “干嘛……?”坂口安吾身体默默后移。

    “既然在异能特务科上班,还有那样的异能力……你可以调查出很多情报吧?”太宰把身体前倾,鸢色的眼睛睁的圆圆的,“帮我查一下芥川老师身旁那个男人。”

    “啊?我才没空干这种事情,我说太宰,你该不会想干什么坏事吧?”

    “怎么会呢?我只是想要知道能把芥川老师拐走的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而已。”

    “用你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啊,这种事情,靠外人描述的情报还不如实际去见一面来的靠谱。”

    才不要,太宰治想。

    如果只是芥川老师身边出现了让老师动摇的追求者,那么太宰绝对会毫不犹豫的赶过去把人赶走。

    但是,那不是追求者。

    而是已经结婚了的丈夫,足足四年。

    这一猝不及防的事实,让太宰治完全丧失了面对现实的勇气,他本来以为能够抓住的救赎被另一个人圈在了怀里,而他到底没能拖着他喜爱且和自己相似的老师一同沉沦,只能孤独的站在悬崖边上。

    但是就这样认命怎么想也无法释怀,他求婚戒指都定制好了。

    所以,他难免会有这样的想法——想要那个拐跑老师的家伙消失。

    幸好现在的太宰治是洗白了的、武装侦探社的太宰,如果是当年黑手党干部的太宰治,现在大概会做出相当可怕的事情。

    不甘心,

    “你也不亏哦,那家伙……是个[本不存在]的人,很危险,应该也有特殊能力,所谓异能特务科不就是要警戒所有特殊能力者和收集他们情报嘛!”

    “……本不该存在?”坂口安吾的的确确被对方挑起了好奇心,“什么意思?”

    “你去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太宰干脆利落弯起眼眸。

    要知道,作为前黑手党干部的太宰治,哪怕现在已经不干了,其人脉依旧宛如蜘蛛网一样散布整个日本,他的脑子里储存着无数黑料,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他总有把握找到适合的能替自己干活的人。

    但尽管如此,太宰也无法收集到那家伙的情报,找人去东京调查的侦探也只能远远拍摄到照片,稍微近一点就会被发现,不管是窃听器还是摄像头,都会被第一时间注意到,然后冷笑着避开或者破坏掉,让太宰完全没办法远程调查出任何弱点。

    对方毫无疑问是里世界的人,还是个经验丰富的老手。

    可恶,芥川老师原来喜欢那种危险类型的男人吗?

    早知道就晚点再叛逃了,身为黑手党干部的他一点也不输那家伙吧!?虽然迟早会受不了森鸥外那种人,但如果能够提高追求到芥川老师的概率,稍微忍多一段时间也不是不能接受。

    只不过现在说那么多也没用了。

    坂口安吾有没有去调查不知道,估计调查也没有那么快能够调查出来,因此比起这位异能特务科任职的好友,织田作之助反而更快的给太宰治带来了有关reborn的消息。

    “reborn先生的话,是个成熟可靠的男人啊。”

    距离上次聚会过去了五天。

    因为也很好奇芥川的结婚对象,同时也抱着替不敢去面对事实的樋口和太宰看清楚情况的心思,所以趁着周末到东京拜访了友人芥川的织田作之助回来之后,对着太宰这么感叹

    “见识相当丰富,虽然身上的血腥味很重,还是个杀手,但是和我不一样,reborn是个意志、信念原则都很坚定的人,观察力也很毒辣,最出乎意料的是……明明是个杀手,但是他却更像个人生的引路人,天生的导师,如果是他的话……总觉得能够放心了啊,毕竟他看起来很强,而且很爱着芥川。”

    太宰治“……”

    喂,织田作,你觉得我想听这些吗?

    “最重要的是,芥川似乎也很爱着他,我从没见过那样的芥川呢,明明年纪也不大,却一直以来承担起了这么多责任,现在有个他能够依赖和放松的人在身边,总是一件好事。”

    织田作天然的补上了最后一刀

    “在reborn身边的芥川……总觉得,对了,打个比方的话,就有种找到家的野犬一样、无比幸福的感觉。”

    找到了家,拥有了幸福的野犬。

    太宰微微睁大了鸢色的眼睛,半晌孩子气的哼了一声,撑着腮帮子看向窗外。

    次日。

    在得知芥川结婚的噩耗后过了整整一星期,太宰治的身影终于从横滨这片土地消失了。

    谁都找不到他,织田作之助稍微愣了一会明白了过来,去帮他请了假。

    东京。

    穿着沙色风衣,浑身缠着绷带的高挑男人慢吞吞的走到他早就铭记于心的芥川老师的新家附近,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口袋里还装着他定好的求婚戒指。

    没有去敲门,只是窝在附近到处打转。

    一会到高档的咖啡厅调戏服务员,一会去超市蹲着看水缸里到处爬的螃蟹,连续磨蹭了两天,他终于在超市看到了芥川老师所谓的丈夫。

    是个比自己还高,看起来像是个体术派,身上的黑暗气息以及血腥味浓的让他皱眉的外国人。

    但这样的男人,却漫不经心的在逛超市,在各种食材挑挑拣拣。

    画风完全不对!

    “欸,外国人啊,你好,这个时间点来买菜吗?”

    太宰治直接凑了过去,目光在对方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扫了一圈,用几乎毫无破绽的灿烂笑容和对方搭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