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行金针,十日法

    次日清晨,木晴心等人正在吃着早饭,就见一内侍走了进来,对着他们稍作行礼后开口喊道,“陛下口谕,喧齐王世子妃携侍女怜月前去乾正殿见驾。”

    齐湛之和木晴心对视了一眼,看来是做好决定了,“我陪你一起。”

    “嗯。”木晴心甜甜的笑了笑。

    无论一个女人有多强大,她也总是喜欢有一个肩膀可以让她随时依靠,也总喜欢有一个喜欢的人对自己说“别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内侍没有阻止,带领着几人向乾正殿走去。

    当木晴心一行人进入乾正殿内殿的时候,殿内还是有着不少人的,皇后和冯贵妃以及还有几个阶位比较高的嫔妃,煜王和陵王加上其他的几位王爷、皇子,然后再就是呜呜泱泱跪了一片的太医。

    齐湛之扶着木晴心来到殿中央,对着床的方向行了一礼,问安道“皇上万安,皇后娘娘万安。”

    南宫昊听着声音,知道是齐湛之和木晴心二人到了,睁开眼睛示意皇后代他说话,因为他现在全身没有力气,总是昏昏欲睡的,强撑到现在也已快到极限,实在是没有精力再开口说话了。

    “免礼吧。陛下现在身体还比较虚弱,本宫也就不绕圈子有话直说了,齐王世子妃,让你的侍女按照昨夜所说的方法为陛下诊治吧。”

    木晴心心中一点也不意外,甚至早就算好了,他们会选择此法,但脸上却还是一副略微惊讶的表情,“皇后娘娘当真选择此法吗?昨晚怜月回去后将此法也同我讲过,晴心认为太过凶险,皇后娘娘确定吗?”

    “嗯,我们都已商榷好了,也得到了陛下的认可,所以你们也不必担心其他,尽全力的为陛下医治。”

    “可能因为是孕期,总是容易想得多,所以还请皇后娘娘恕罪,晴心还是想听到陛下亲口说出,他是否同意进行这十日之法。毕竟,不用此法,虽然昏迷时间较多、力气小些,但是却怎么都有月余的时间。可一旦使用此行针之法,将全身的精血归置一处,虽外表看似与寻常无甚区别,但是时间就只有十日了。陛下当真明了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笑话,事情如果不先讲明白,不得到南宫昊的亲口回答,万一之后他们倒打一耙,整个齐王府都会遭殃的,她木晴心可没那么傻。

    “此事,朕已全部知晓,也是朕同意的,你动手给朕医治吧!”南宫昊出声说道,虽然声音听着有气无力的,但却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

    算了,我心情好,不与这将死之人计较,木晴心大方想着,然后用有些恭敬地语气说道,“是,还请将床边的位置空出的大一些,以便怜月用针。”

    “好,都退开些。”皇后娘娘开口吩咐道,自己也离开了床边,咱在了离床边不远的地方,眼睛担忧且深情的看着南宫昊。

    “行针期间还望在场的众位不要打出声响。”木晴心继续说道。

    “要求这么多,你是故意的吗?还不赶紧给父皇治疗。”南宫煜没好气的喊道。

    “不让大家出声,就是为了不让意外的发生,如果因为一些声响打扰了行针者的心神,导致行针失败,那么请问煜王殿下,还有各位,有谁可以承担的了这份责任?”木晴心表情严厉的说着,对于南宫煜,木晴心可是打心底里没一点好感。

    见没有人回答,木晴心接着说道,“既然没人愿意担这责任,那么就请各位不要再出声,也不要在挪动身体,保持现在的样子等着就好。怜月,你开始吧。”

    “是。”怜月默默地走上前去,轻轻地拾起南宫昊的手,为其诊脉,片刻后,收手,取出金针,开始了她的治疗。

    众人看着这金针一针针的扎入南宫昊的身体,全部都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的,生怕出现问题牵连到他们。

    此次行针的速度并不快,约半个时辰后,南宫昊全身上下已扎满了金针,这时,怜月收回了手,没有再继续扎针了,反而将手伸开成掌,放在金针的上头,从南宫昊的脚底开始,对着他的心脏处慢慢移动,在用内力引导着那剩余不多的精血想心脏出靠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