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4章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中午日头最烈的时候, 杀魂圈起手指,送到唇边打了个唿哨。

    哨声同时兼具着尖锐和粗嘎,听上去像是某种禽鸟的低鸣, 却又好似一声深夜里对月的长嚎。

    那声音仿佛凝聚成一条音线,透过风声、草动声、远处万兽的低吼和奔跑声,朝着四面八方地散开。

    紧接着,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东南西北, 狼啸声如同织网一样在草原上响起。

    这就好像是杀魂的唿哨声拎起了渔网的一个绳结, 绳子一段套着一段,最后编织成了一张严密的大网, 窸窸窣窣地洒遍了这座草原。

    将圈起的手指松开,顶着叶争流好奇的目光,杀魂很自觉地跟她介绍道“中午不赶路, 我让大家都休息。”

    杀魂口里的“大家”, 自然不可能是这片草原上所有被驱赶着奔跑的生物, 若真有那么令行禁止, 杀魂就不必调动离离之野上的所有狼群了。

    所以他指代的,仅仅是听从他号令的众狼而已。

    叶争流闻言笑了一下,心想杀魂这还挺看重工作效率,并不强求下属磨洋工。

    她顺势从银狼的后背上滑下,手腕在脖颈后抹了一把, 湿漉漉的。等举到眼前一看, 发现已经沾到一手亮晶晶的汗。

    老人之中常流传一种说法据说狼皮褥子对于家里有风湿、骨痛以及早年作下关节病的老人有起效。倘若能在狼皮褥子上睡一个冬天, 那连冻疮都会治好。

    叶争流对于这种说法一向不置可否。

    依她看来, 这更像是在缺衣少食的年代,因为缺少好用的保暖用品,土生土打的狼皮被生活穷乏的百姓奉为圭臬而已。

    但亲自趴了狼背一遭,叶争流才意识到,这传言也并非空穴来风。

    因为狼毛的保暖程度,实在胜过她感受过的一切羔羊皮。

    这一段路固然省力,却快热死她了。

    难怪杀魂平时都跨坐着这匹银色巨狼,偶尔还会站在上头,想必他也是嫌热吧。

    下意识把自己头上厚重的花环扶了下正,叶争流在心中暗暗想道。

    巨狼乖乖地趴伏在地上,把舌头呼哧呼哧地吐出来散热。叶争流看了不好意思,顺手从袖袋里取出包好的冰糖块来要喂它——

    然后被杀魂半路劫走了,连着糖纸包一起劫的。

    叶争流“……”

    叶争流顿觉好气又好笑,她侧头一看,发现银色巨狼毛茸茸的大脸上已经写满了委屈。

    “人家好歹也算是你兄弟,又带了我好长一段路呢。”

    是的,论起辈分来,这匹银狼是杀魂的兄弟。

    当年在浮生岛地下斗所的时候,杀魂就曾经和叶争流讲过他的家庭构成。他有一位高大的、飒爽的银狼父亲,许多只黑宝石一样的黑狼妈妈……

    叶争流原本好奇过,这只跟随杀魂,做他坐骑的银狼,究竟是不是描述中那只威猛的首领。

    但后来听杀魂认认真真地盘了家谱(狼居然能够追溯家谱,虽然是意料之中,但也真尼玛的离谱),叶争流才知道,这是杀魂原族群里的兄弟,也是那位银狼的儿子之一。

    回到草原以后,杀魂击败了他的银狼父亲。

    按照狼群的规则,老狼王应该被放逐出狼群。

    它或许会被咬断尾巴,或许瞎了眼睛,或许会瘸着一条腿……孤独的旧日狼王将在草原上独自游荡,从此再无族群接纳,任由天敌欺压。最终死于天气、环境以及自己的老迈之下。

    这是狼的生活方式,也是他们的生存智慧。历代狼王都会被新任狼王逐出族群,周而复始,宛如一场没有尽头的轮回。

    换了从前那个杀魂,或许也会这么做。

    但在大陆上游荡了一整圈,又重新回到草原上的杀魂,已经更趋于“人”。

    所以最后,是杀魂将族群一分为二,他成为另一种意义上的新狼王。

    ……

    听到叶争流那句“别欺负人家”的控诉,杀魂十分正直地点了点头。

    他把手里的纸包冲着叶争流伸了伸,示意他一块也没有贪污。

    确实,杀魂虽然夺过了叶争流的纸包,却只是替她喂起银狼而已。

    他的一举一动都相当端正,就差一副“两袖清风”的牌匾,简直能够坐地升堂。

    稀里哗啦地把一包糖块还有糖粉都倒进银狼嘴里,杀魂断然道“我替你喂。”

    他又想了想,用一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口吻对叶争流说“我的手喂它,你的手喂我。”

    叶争流“……”

    叶争流结结实实地喂了杀魂两个大白眼。

    银狼含着糖块,哼哼唧唧地趴在地上不动了。它任由杀魂和叶争流一会儿把自己当成一个垫子那样靠着,一会儿又嫌热离开。

    哎呀,你说那两个人?它管不了的啦。

    ……

    手里拿着一块干粮,杀魂悄悄问叶争流“你今天还能呆多久?”

    叶争流手里也拿着一块同款干粮。她随意地嚼了两下,觉得至少能抽出一个下午——她今年的年假到现在都没放呢。

    随手比给杀魂一个手势,叶争流刚想说些什么,忽然见到身边的杀魂脸色变了。

    他甚至抛下了自己手里的干粮,佩在腰间的细剑瞬间出鞘。干粮落在草地上,孤独地滚动两下,而在这期间,杀魂已经跳到了银狼背上。

    仍然是圈成圆圈的两根手指送到唇边,然而这一次,杀魂打响的唿哨却比叶争流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