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红绳.出嫁

    在平静无波的日子里,白上温泉庄的桐阿姨还带着小雨过来做客。

    小雨一如既往的瘦弱,依然没有长高多少。

    爱世很热情地拉着湖香带他一起玩,毕竟来到了她的地盘,又是她比较喜欢的小伙伴,爱世激动地不停地跟小雨介绍。

    介绍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有什么好吃的,说她每天都在做什么,还问他要不要看她跳舞。

    一开始湖香跟着爱世一起陪这个小客人,但后来她发现他不怎么爱说话,只是偶尔回应一下,她还有些担心爱世会不会惹得人家厌烦。

    事实上直到他最后离开,湖香没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想法,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

    不过看到身旁的爱世依然热情地跟他挥手说再见,说下次她去找他泡温泉,他倒是笑了说好。

    于是湖香就觉得是她想多了,这孩子估计就是腼腆的性格,应该也是喜欢爱世的,所以她放心了。

    很快,就到了新一年的大朔月前夕。

    此时,神椿树上的红椿已经盛放,漫天飘着细雪,深山里的神社寂静清寒。

    由注连绳围绕成结界的神殿里,爱世穿着一身白衣跪坐在围着白色幕帐的床褥上。

    神殿里的墙面上和注连绳上贴挂着这一张张画着咒文的符纸,四周烛火明灭,围绕着她的帷幔缓缓垂落,只偶尔被轻微的风吹起。

    爱世柔顺过肩的长发披散下来,临耳处别着三朵刚从树上摘取下来的椿花。

    幕帐外与她面对面坐着的是穿着正装蓝金狩衣的铃守椿绚。

    椿绚神情沉静如水,手中持着退魔的金纹刀,一如他在神瀑潭中修行时的模样。

    在他前方的红木案上放着一瓶由神瀑之水炼成的净化之水、一根没有椿花的椿叶枝,以及一卷细长红绳。

    等时间一到,椿绚将净化之水洒在椿枝和红绳上,然后对着帷幕里的爱世说:“请把手伸出来。”

    爱世听话地将自己的手伸出到白纱幕帐之外,椿绚将红绳的一端缠绕在她的手腕上。

    然后轻支起红绳绕了一圈在那根椿枝上,再将这支椿枝端正放进了盛着净化之水的玉瓶里,最后将红绳的另一端缠在自己手上。

    一切都准备好后,椿绚在帷幔外对爱世说:“好了你可以休息了,椿藤主大人会帮你压住诅咒的,我也会在这里守着,安心睡吧。”

    “嗯!”爱世看着手上的细红绳,有些激动。

    早前宫司大人跟她说,虽然已经提前做了净化的工作,但为了以防万一,这个红绳能帮她抑制诅咒带来的痛苦,若是诅咒一旦发作,通过这个红绳,椿绚能代替她承受。

    当时她还担心椿绚哥哥会不会和她一样痛,宫司说放心,椿绚是神明大人的代言人,诅咒只要一到他身上就会自动净化了,是不会疼的。

    这下爱世就完全不怕了,甚至隐隐还期待着她被保护的这一天。

    爱世以为这一夜会是光怪陆离的一夜,她会兴奋地睡不着,却没想到静静地看着帷幔外那个朦胧却挺拔的身影,安心之余,她渐渐就困了。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了,扭头发现床边坐着的是外婆。

    诚问爱世:“爱世,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昨天身体有没有痛?”

    她摇摇头,她就是睡了一夜,什么都没发生,身体不难受也没什么特别的。

    宫司刚刚也是跟她说,只要一年年顺利抑制下来,这诅咒迟早能净化干净的。

    这下诚总算可以放下心来了。

    完全清醒后的爱世四处张望:“外婆,椿绚哥哥呢?”

    诚一边给爱世换衣服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