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三章 梦魇

    墨卿的信如一条长绳紧紧勒住了赤璃的喉咙,又或许是屋里的暖炉烧的太旺,她只觉胸口一阵发闷。

    虽然目前还是未能找出他们攻打叶国的理由,但此次招兵如此迅猛足可见形势已十分紧迫。

    她绝不能再继续等待,务必尽快逃离叶国,这个选择带来的后果很可能是让他们立刻出兵攻打叶国,但这样做梁帝与萧无惑不仅背负了恶名,还未必有十足的胜算,只要叶军加强防守,撑到狄国的军队赶来支援的那一刻便可化解危机。

    可若她再不走,等他们做好一切准备后绝对会在出兵前将她控制起来,到时候怕是想走也走不成了。

    主意已定,接下来便是时机与方式的问题。

    从萧王府直接逃离并非明智之举,想快速出城必须骑马,城内巡兵众多太容易暴露行踪。

    她平日里并无出门闲逛的习惯,更别说去外地走亲访友,想要找个合理的借口离开王府简直难于上青天,况且萧无惑为人敏感多疑,更是不容易被糊弄。

    烦恼之际天已露白,黑暗的房屋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不过多时门外传来声响,素素端着瓷碗推门而入:“福晋,王爷出门前说您爱吃桃花羹,嘱咐奴婢给您送来”

    “今儿不是休浴么?王爷去哪了”她随口一问,这朝廷官员十日一休浴的规矩她还是知道的。

    素素将瓷碗放在桌上小声道:“王爷去明安寺了,说是去给先福晋与小世子做第二场佛事”

    “王爷如此虔诚真是难得”赤璃道。

    “奴婢听其他下人们说自从小世子和前福晋过世之后,王爷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庙里烧香拜佛,还常看经文”素素叹了口气道。

    赤璃轻轻搅动着浓稠的羹粥想起了楞严经所言“虽有多闻,若不修行,与不闻等,如人说食,终不能饱”即使他看遍佛经万卷,若不能悟德又有何用。脸上不禁浮现鄙夷之色。

    素素见主子面色不佳便轻轻退出门去,不经懊恼自己方才不该提先福晋这三个字。

    甜羹吃到一半,突生了主意。

    “啊!”

    是夜,明德苑里又传来一声惊叫。

    “福晋!”素素披着外衣便推门而入一脸惊慌地奔到床边“您怎么了?

    坐在床上的女子满头大汗捂着胸口粗重地喘着气儿眼里尽是惊恐,像是瞧见了什么恐怖的玩意儿。

    素素缩着脖子四周看了看后倒了杯水递过去:“福晋,您这是又做噩梦了”这种情况这几天来已经屡次发生。

    “不碍事儿”赤璃推开递来的杯盏道:“去打盆热水来给我擦擦”说罢,她反手揭开黏在后背的单衣。

    素素看了眼那被汗水湿透的衣裳立刻朝门外走去。黑咕隆咚的院子里寂静无声,平日里她根本不觉得害怕,可一想到福晋方才眼里的恐惧,便不由地搓了搓胳膊心脏咚咚直跳。

    记得老家人常说,这每逢清明前后容易发生怪事,阳气弱的人一不小心就会被邪气入体,看福晋那状态多半就是撞了邪。万一福晋出了事,她可能又要被赶出王府。

    次日午时,萧无惑满目担忧地踏门而入:“你可好些了?”语气满含焦急。

    赤璃拿起盖在额头上的布巾有气无力道:“可能是受了风寒,不碍事儿”接连的噩梦侵扰让原本就清瘦的女子又掉了些肉,苍白的面色与空洞的眼神给她增了几许憔悴。

    “我听说最近你常发噩梦”萧无惑坐在她的床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