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公公的欲望]

    2002年,外表秀丽,笑容羞涩的我带着惆怅的心情来到城里,在一家小

    酒店里打工。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本来像我这样出身的人,能嫁个合适的男人

    就算是幸运了,可我凭着仅有的一点资色,硬是高不成,低不就。

    那年的11月,一个亲戚来到我这,说是给我介绍城里一户人家,家境很好,

    父亲在工厂当厂长,膝下有一个独儿子不过智商有点低。他的父亲托人帮忙找一

    个媳妇,农村的也行,结婚后还可安排进城当正式工。

    我一想可以跳出农门留在在城里工作,加之他家条件不错,我竟鬼使神差地

    答应了。

    2003年我们举行了隆重的婚礼,我高挑的身材和姣好的容貌替他们家人

    挣足了面子。结婚那天,她第一次见到家公——50多岁身材矮小的男人,不同

    于婆婆的高雅,他是地道的暴发户模样。他看我的眼神带着几许意味深长,我心

    中突然忐忑起来,总觉的有些不安。

    终于在我们结婚后,一个十分炎热的夏天,一天下午,家婆不在,丈夫不知

    跑哪去了。大房子里只剩下我和公公两人。我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的衬衫。当我发

    现公公的眼神后下意识地低下头时,我看到自己的衣服被两个高高的乳房顶起,

    两个ru头被衬衣紧蹦着若隐若现。从领口看去一片雪白的乳沟深不见底。原来是

    因为天气太热我根本没有戴奶罩。

    我立刻站了起来,回到我的房间将门关紧,在房里换衣服,门却突然被推开!

    公公突然闯进来,直直地站在门口,我本能地用双手挡住胸部:「你,你要

    干什么!」

    公公丝毫没有羞愧感,猥琐的目光不加修饰地扫过我的身体。我恼羞成怒,

    大吼让他出去。

    他却却抛下一句令我惊讶的话:「你要想过好日子就要把我当回事!知道这

    家谁做主。」

    我终于开始隐约感到这桩婚姻的草率。然而这天以后成了我一生噩梦的开始。

    悲剧终于在一天晚上发生,公公趁丈夫和婆婆都不在偷偷摸进了我的房间。

    对于他的到来我开始也没有介意,还像以往一样接待他,给他端茶倒水。那

    一天他好像喝了很多酒,因为我感觉到他说话有点不清楚,而且是浑身酒气。

    公公是副厂长喝酒是常事,但是从没有喝过这么多。我看他做都坐不稳就建

    议他到床上休息一会。

    可是当我扶他上床的时候事情发生了。他一把把我压在了床上,然后用吓人

    的眼睛看着我。眼睛里满是邪恶。我的心头掠过一丝恐怖。

    那一刻我浑身发抖,我不知道他怎么能这样对他的儿媳?我拼命的挣扎可是

    他把我压得更紧了,我有点喘不过气了。他拼命地亲我我拼命地想把他推开。一

    边亲我他一边嘟囔着是多么喜欢我,他说从第一眼见到我就被我迷住了。听着这

    些恶心的话我耳朵根都发热。不顾三七二十一,公公扑了上来,狂暴地撕扯着我

    的睡衣。

    我使劲地挣扎着,口里也呜个不停。公公顺手托起她的下巴,贪婪地看着。

    「你、你放手。」我怒斥着他。

    「放手?」公公狂笑一声,」到手的鸭子,会让你飞?不可能,不可能。我

    还指望你给我们家传宗接代呢”我脸一扭,说:「你是你的儿媳妇啊?你、你想

    干什么啊?“

    公公站起身来,狰狞着脸说:「对,对,你是我儿媳妇,我们家花钱娶了你。

    传宗接代的事,你得来偿还。」

    公公他是一只禽兽!我知道凭自己的力气,只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羔羊,反抗

    没有任何意义。

    公公满脸淫笑。

    啊,啊,放开我,放开我!我扭动这身子,惊慌地看着他伸出手摸我的脖颈。

    不,不要!我闭着眼睛,痛苦地摇着头。

    「嘶!」地一声,紫色衬衣被他撕开,雪白的肌肤与那紫色的胸罩,马上露

    了出来。我慌了,急忙扭动,两个圆球般的乳房随之晃动。这,更激起了这个老

    流氓的欲望。

    还真大啊!公公淫笑着。

    我又羞又慌又怕,可是身体被公公紧紧抱着,动弹不得。

    公公的从我脖颈处,慢慢地探了下去,移向我的乳房。他的双手也在我胸前

    不停地搓揉,时而把圆球挤在一起,时而把圆球拉开。

    我拼命摇着头,呜咽着说不,公公不要,不要,救命啊……

    这个老流氓不但没有停止,反而更加猛烈。突然,我抬起脚,朝前面一踢。

    却不料,我的脚刚刚提起,就被公公抓住脚跟。没等我挣扎,我的另一只脚

    在瞬间也被他抓着,被他一扯,我的双脚自然而然的夹住了公公的胯部。

    隐隐地,我能感到男人恶心勃起的凶器,正隔着一层布紧紧地抵住我的芳草

    地。而我身前的这个人,正是我的公公,伸出一只手,落在我的肚脐处,慢慢地

    摸向我的三角地带。

    救命啊,救命啊!我大声呼喊。可是,我的呼喊没有任何意义,换来的,是

    公公更加猛烈的蹂躏。这个老流氓,上下其手,一会使劲搓揉我的两个玉兔,一

    会而使劲鼓捣我的芳草地。

    公公伸出手,解开我的牛仔裤的纽扣,拉住裤头,往下一扯,我下身就剩下

    一条薄如蝉翼的紫色带有花纹的三角裤。

    「太诱人了!!」公公腾出一只手,去解自己的裤子。接着拉开我三角裤的

    一角,就想把自己的勃起顶进我的身体里。我一声惨叫,说:「停下来,停下来

    ……不要啊。」

    我急忙拼命的狠扯公公,想把他从我的胯部扯脱。公公被激怒了,挺着一个

    黑乎乎的脏东西,站在那里,脸涨得通红瞪着我。

    「看我怎么收拾你!」公公喘着粗气说。

    猛地,公公扑上来把我的乳罩撕掉,又把我的底裤完全扯掉。一对大肉球全

    部显露出来,羞涩地地打着颤儿,和下面的芳草地遥相呼应。我急忙一手护着胸

    脯。不让胸前的肉球冒出来。一手捂住芳草地,护住窄窄的肉缝。

    公公重新伏上了我的身体,用瘦骨带毛的胸膛挤压、摩擦着我娇嫩的乳肉,

    下身也已挤开我的双腿,瘦瘦的屁股不停地挺动,好像是用自己已经坚硬的下身

    在我胯间嫩处滑顶弄,寻找入口……

    我一边左右摇首躲避着公公的索吻,一边难耐地扭动着身躯——大概是想摆

    脱公公在自己身上敏感处的侵扰吧,雪白的双腿被公公的身体分开后就再也夹不

    拢了,屈在公公

    的毛腿两侧可怜的颤抖着……我的求饶声变得更像呻吟声了——「别……别

    ……不要……哼…公公…求你……别……」

    在公公的屁股下沉之际,我发出几声惊惶而短促的求饶:「不要!求你!公

    公!…不要…哦!」——公公屁股狠狠地一沉,「噗哧!~」一声,伴着他自己

    「啊!——」的一声闷呼,下身彻底进入了我的身体……!

    「不要~~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