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夜下看桃花

    三月芳菲时节,莺声婉转,花红柳绿。朝华阁下长廊清幽,春风徐来,拂过莹白山花,落在少年的发梢。

    若是少年立在芳菲桃林下,定是风华绝代,如玉如翡的一番绝世光景。

    若若恍了恍神,问谢淮:“表哥,你不去看桃花吗?”

    谢淮凝望着远处的花山雾海、喧嚣人影,忽然冷声道:“晋安的人太多,看花的人也太多,多到……我想让他们从这世间消失。”

    诸如五皇子,安王世子……

    若若一时不解他言中之意,问道:“大家害怕孤独,才聚在一起。表哥却想让别人消失,难道表哥不怕孤独吗?”

    谢淮沉默许久,才淡笑道:“怕啊。”

    若若闻言,心中立即浮起几分担忧,欲再问一句。

    谁知谢淮却忽然俯身,凑到她眼前,孤眸深深凝望着她,低声道:“但你不是在吗。”

    若若顿时心跳如鼓,掌心收拢。

    怀中的雪绒猫叫唤了一声,逃脱出去,往庭外窜。

    若若往后踉跄一步,扬声:“猫!猫跑了!我去追猫。”

    说罢,落荒而逃。

    “……”

    谢淮立在廊下,没有去追,只是身影微顿,缓缓抬袖摸了摸耳畔。

    雪绒猫一路望朝华阁外跑,若若一路提裙狂追,心仍跳得很快,思绪也乱糟糟的,也不知是追猫的缘故,还是……

    雪绒猫忽然停了,藏在花丛里,扑腾着蝴蝶。

    若若思绪中断,先去抱猫。一只清瘦的手却提起了猫了后颈,将它捏在手中。

    却是一身玄衣的安王世子。

    安王世子提着雪绒猫,眸色阴沉,不知在想些什么,抬眸见若若来了,他压了压眉峰,幽幽不语。

    若若心中咯噔一下,垂眸道:“世子安好,我的猫惊扰了世子,望世子莫怪。不知世子能否将猫……”

    “你的猫。”安王世子忽然低声道。

    若若怔了怔,点头。

    安王世子却喜怒难辨地低笑一声:“与你一样可爱。”

    若若以为他也喜欢猫,就要朝他笑。

    谁知他却拢紧掌心,森然笑道:“也与你一样弱小,只要我轻轻一掐,便能送它下黄泉。”

    若若:“……”

    变态!这是个变态!

    见若若面色微白,安王世子笑得愈发地深。他手中的雪绒猫甚是不安,喵喵叫唤了两声。

    若若心中不忍,踟蹰两步,在安王世子意味深长的目光下,还是决定向前把猫抢回来。

    “小侄儿在此做什么?”

    一道温雅低沉的男声打断了若若的动作。

    来人着了一身鹤羽披风,容色端正,气度如松竹出众,正是无意途径此处的瑾王。

    安王世子温声,将猫扔回给若若,朝瑾王行礼:“皇叔。”

    瑾王微微颌首,瞧见一侧抱着猫的若若,怔然一瞬,忽然朝安王世子轻笑道:“这小姑娘……是你的朋友吗。”

    安王世子顿了顿,沉默不语。

    若若动了动嘴角,心中狂吼:我不是!我没有!他刚刚还想掐死我来着!

    两人皆是沉默,气氛有些古怪。

    瑾王却温和一笑,摸了摸若若的发:“真是可爱的小姑娘……瞧这身量,也才五六岁罢,你可要好好待她。”

    若若:“……”

    安王世子冷声道:“她八岁了。”

    瑾王虚咳一声,眉间恍过一丝尴尬。

    “是我失言。”他朝二人笑了笑,道:“皇叔还有政事要处理,便不与你们多聊了。”

    安王世子淡淡行礼:“恭送皇叔。”

    趁着这一空隙,若若抱着猫,蹭蹭蹭往后退,见安王世子并无动作,拔腿就跑。

    安王世子侧目,凝望她远去的背影,目色幽幽。

    若若一路狂奔回朝华阁,待瞧见立在廊下的谢淮时,才安心下来,放缓了脚步,回到谢淮身侧。

    谢淮凝眸,问道:“为何去了这么久?”

    若若一时语塞。

    这几年来,或许是因为她的缘故,谢淮与安王世子素来不对付,若是告诉谢淮方才一事,恐怕他们又会起争执。

    安王世子到底是皇亲国戚,谢淮与他起争执,难免吃亏。

    若若想了想,心虚笑道:“没什么,只是猫跑太快了,我追不上。”

    谢淮面无表情道:“……哦。”

    话落,却并未多言,拂袖走了。

    “表哥……”

    若若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浮起几分惆怅。“我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不然谢淮方才……为何不开心呢?本来是想让谢淮出来玩的,如今适得其反,又要如何哄他开心呢。

    花树如雾,山风卷动,几缕芳菲携着幽香袅袅拂下。若若立在长廊下,仰首望着三月的春花。

    “啊,桃花。”

    夜幕降临,桃花宴繁华初始。

    宣铧帝于殿中宴请世家贵族,宴席罗列,诸世家亲眷一一入座。

    但见华灯熠熠,丽姬婀娜,随着簌簌如雨的桃花轻盈舞动。丝竹声悠扬,王公贵族们举杯对饮,共赏良景。

    其中一众小辈,如四皇子五皇子等亦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