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崔允祺洗三

    嫡子就是嫡子,其他人比不了。看着这儿满屋子的人,王若安想起允贤洗三的场景,除了姐姐谁都没有来。

    “这孩子长得真好看。”

    “一看就知道以后必定是国之栋梁。”

    萧知听着人家夸自己的孩子,可别提有多高兴了。“还是个孩子那里能看出来以后他能做国之栋梁。”

    “他们家不是有两个小娘吗?怎么就来了一个人。”

    “听说有一个已经快临盆了所以没有来。”

    “那个不是因为体弱不能生吗?”

    “没有子嗣的女人就是浮萍,不过也是够拼命的。”

    洗三礼完成以后,贵妇们被领到花厅里面吃席。

    “大娘子。”

    “你怎么没有去前面的花厅。”

    “我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小的时候去宗家祭祖,每一次都只能躲在角落里。”

    “我小时候最喜欢祭祖了,家里面那一段时间就会来很多人特别的热闹。家里面男孩多女孩少,我很寂寞,这一天就会有好多人和我玩。我特别的开心。”

    “我父亲一直为没有儿子而感到遗憾,不过他对我们很好。”

    “大家都是一样的,父亲以前没有我的时候也是一心想要一个女孩子。”

    “如今您是心想事成了不是吗?”

    “儿女双全,我也是算是有福之人。相信我以后你也会像我这样。”

    “谢谢大娘子。”

    自从这一次的谈话,王若安和萧知两个人更为亲近了不少。大娘子出了月子,邀王若安来评茶插花。

    “你这些都是和谁学的啊。”

    “我这些都是宗家女学当中学的,那个时候宗家的大娘子看我聪明,就让我给她家的小娘子陪读。”

    “原来这样,那你姐姐呢。”

    “虽然姐姐没有在女学中上学,但是我学到的都教给了姐姐,姐姐学的比我更好。”

    “你是什么时候开蒙的。”

    “三岁。”

    “三岁,这么早,我是六岁时才开得蒙。”

    “你姐姐为什么会去做稳婆啊。”

    “其实是为了钱,姐姐很聪明。那个时候有一个老稳婆看上姐姐,觉得她有天赋。想要她去跟她学习,可是家里人死活不肯同意。可是家里穷,老稳婆拿了很多的钱来。最后只能同意她去了。”

    “我还要谢谢你,是你姐姐救了我。要不是她我就死了。放心以后贤姐儿的嫁妆我包了。”

    “这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

    “谢谢大娘子。”

    柳从文月份大了以后,身体也虚弱了很多,她躺在床上。七草很担心她。“小娘你这样会不会有事啊。”

    “没事儿,妇人怀孕都是这个样子。你没有看到大娘子怀孕的时候的样子。”

    “可是您的身体一直不好啊,我真的很担心您。其实您没有孩子,主君也很疼你不是吗?”

    “七草你还小以后你就明白了。”

    “听说主君希望你姐姐帮柳小娘生产。”

    “主君是有跟我说过,但我和主君说了这事儿怕柳小娘自己不同意。”

    “你就让你姐姐过来,至于她用不用就是不你的事了,如果你不让你姐姐来,必定主君会怪罪于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