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神使.期待

    回到森安后,诚就给爱世安排了一系列繁重的课程,有贵族适用的各项礼仪,也有在外独自生活时能用到的技能,以备不时之需。

    在爱世回来的一段时间里,诚并没有听从子爵的交代,让爱世彻底跟男孩子们隔绝,就算要有距离也不是在这个时候。

    所以香园和服店的小少爷香取贵夏,也恢复了跟诚上课的日子。

    不知是不是年岁大了些,或是香取先生交代了他什么,对于爱世他已经缓和了很多,并不再那么针锋相对了,甚至有时还会跟爱世和湖香一起玩棋子游戏,虽然偶尔还是会跟爱世吵吵闹闹,但不管怎么说,爱世在这里过得比东京快乐。

    且爱世几乎跟湖香形影不离。

    湖香对爱世基本上是百依百顺,哪怕爱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她也自己会想办法把爱世扭过来。

    想起那天晚上爱世突然生病喊疼真的是吓坏了她,虽然婆婆跟她说有椿藤主大人的护佑,爱世的病以后一定会好的,但她还是不放心,她做不了什么,只能听婆婆的话多陪陪她。

    于是,表面上她们一个弹钢琴一个跳芭蕾,是大人们喜欢的秀丽娴静的美好模样。

    然后私下里却总是喜欢趁婆婆不注意偷偷跑出去,摸鱼打虾,抓虫摘花,玩得一身脏兮兮回来,或是借买东西的理由跑到镇上书铺那里看漫画书和小说。

    有几次回来晚了,面对严厉的婆婆,爱世还会立马出卖湖香说是湖香非要带着她出去的。

    但哪怕是这样,湖香都一次次替爱世背了,因为只要是湖香的话,婆婆会宽容很多,就放过她们了。

    欺骗了婆婆的湖香很难受,却只敢悄悄躲在被窝里一次次对爱世说下次不要再这样做啦,陷害别人是不对的!

    而爱世也次次都答应说她下次不敢啦,接着就逗湖香笑,让湖香一点办法都没有。

    平静的日子如流水一般一天天过着。

    到了盂兰盆节那天,诚就带着爱世去守山神社给椿藤主大人献上供奉之舞,以表达她对椿藤主大人护佑的感激之情。

    围着神椿树所在的地方点了一圈的火把。

    诚在一旁看爱世穿着盛装和服,站在搭起来的殿台上,面对同样盛装打扮戴着半脸面具,端坐在神椿树下扮作椿藤主的清俊少年,跳着她自己编的舞蹈。

    舞蹈说不上优美好看,但胜在那童趣的认真,让人觉得可爱。

    供奉之舞结束后,爱世就跟着椿绚他们兄妹三人玩,冬景和夏枫会带着她去深山里玩,看萤火虫,看深夜变得幽蓝妖冶的神之瀑布。

    椿绚就不太喜欢说话,但爱世依然喜欢围在他身边,因为他说过会好好保护她的,不让那些鬼怪魍魉靠近她。

    在和夏枫姐姐聊天的时候,爱世知道了原来她就是那天晚上走在前方的神使姐姐!

    她当时就觉得神使姐姐很漂亮,那个仪式好神圣根本无法接近她,只能在人群里遥遥望她,没想到她居然在这里!还那么愿意带着她玩!

    “呀,等爱世再长大一些,变成小少女了,

    也可以做神使哦~”夏枫见爱世那么好奇又向往,便笑眯眯对她说。

    “可以吗!”

    “可以啊!”

    “哎,总是让我做神使,我也想去游街呀!爱世快快长大!等你十二岁之后就能和我一样做神使啦!”

    爱世非常期待,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她穿着漂亮的和服走在前面,椿绚哥哥和今天一样盛装扮作神明,坐在后面的神轿上,看着她的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