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花开.朔月

    “你…你是神明吗?”爱世一不小心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少年闻言微皱了皱眉,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这女孩会这么想,但他依旧礼貌地回答:

    “我并不是神明,我只是侍奉神明的人。这棵树是神明大人的化身,所以我有守护好他的责任。”

    向爱世解释完后问:“你是来参拜的客人吗?”

    “很抱歉,此处是暂不开放的,还请小姐到前殿去吧。”少年伸出手衣袖轻垂,摆出请她离开这里的手势。

    “那个…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回去,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了。”说起这个爱世也着急,她是真的忘了回去的路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带你出去吧。”

    “谢谢哥哥!”

    这时,掌管神社的宫司大人刚好路过,看到有人在神树旁便上来询问:

    “椿绚?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少年在见到他后恭敬地唤了一声:“父亲大人”。

    宫司身后还跟着个穿白衫青袴的少年,这名少年不同于爱世身旁的那个少年清俊,他有点小胖,但长了张微笑脸,非常的温和可爱,正好奇地看着他们。

    “椿绚,这个女孩是谁呀?”

    “是无意中闯进来的孩子,我这就带她离开。”这名为椿绚的少年回道。

    听完,长相英俊随和的宫司大人笑眯眯地俯身对爱世道:

    “小姑娘今天是来参拜神明大人的么?”

    爱世点点头。

    “是迷路了么?”

    见这小女孩还有些腼腆,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面对他们应该也很不安,于是柔和地对她说:“别担心,让这个小哥哥带你回去,你的家人要是找不到你会着急的。”

    “好。”爱世这才回应他。

    “那走在路上请小心,别滑倒了。”

    “嗯!”

    说完,爱世就跟在了椿绚半步之后,打算随他一起离开。

    当爱世经过宫司身边时,忽然一阵山风吹来,吹拂起了爱世身上的和服衣袖,也让宫司在一瞬间察觉到了她身上的异样气息。

    等等,这孩子是……

    当宫司反应过来时,那女孩已经跟着椿绚穿过阶梯下的鸟居离开了。

    不知在何时。

    神椿树上开了朵血艳的椿花,在暗淡的冬日里非常刺目。

    宫司身边的少年在无意中看到后,便激动地朝宫司喊道:

    “宫司大人!宫司大人!你看,花开了!”

    宫司闻言快步走到那朵椿花跟前仔细查看。

    这明明还没到开花的时候,怎么突然就开了?

    同时想起那个女孩刚刚似乎就站在此处?

    宫司蓦地睁大双眼,嘴里喃喃地念着:

    “难道……”

    “冬景,快,快去拦下刚刚那个小女孩,我有话跟她说!”

    宫司有些着急地对那个名为冬景的少年说道,他不知那女孩是从何而来的,怕晚了之后就找不到她了。

    “是!”

    少年接到指令后立即朝刚刚两人离开的方向跑去。

    ……

    爱世安静乖巧地跟在这个哥哥身后,一路上也没说什么话。

    她也不知怎么了,觉得很拘谨放不开,大概是因为心里隐隐地希望在这个哥哥面前自己是个文静的女孩吧。

    爱世跟着少年从山林里回到了殿内,穿过几个回廊之后,她也记起了来时的方向。

    “从这里出去,就是参拜殿了,你的家人应该在殿前那边。”

    走在前面的少年停了下来,转身对爱世说道。

    “是,我自己知道怎么走啦,谢谢哥哥送我回来!”爱世礼貌地朝他微微俯身行礼。

    “这是我该做的。”

    “没事的话,我就先告辞了。”

    少年对她矜持地点点头后便转身离开,没多久就消失在回廊转角处。

    爱世望着他离开后才往前方走去,边走心里还暗暗期待,也不知什么时候还再见到这个神明哥哥呀。

    “爱世!”

    爱世回到了参拜殿前那个可以喂食鸟雀的空地,一回来就听到了外婆焦急喊她的声音。

    “外婆!”

    “你这孩子跑到哪里去了?外婆刚刚到处找你,怎么一下没看住你就乱跑!”诚赶紧拉住她教训道。

    “外婆我在里面见到夏日祭那个神明哥哥啦!”爱世指着神殿后方的山林兴奋地说道。

    “诶诶不可以指,这样会冒犯神明的。”诚把她的指着的小手拉了下来。

    “好的好的,不冒犯不冒犯。”爱世赶紧将手背到身后。

    “那个哥哥应该是这里侍奉神明大人的,对人家要礼貌知道吗?”诚稍稍整理了一下爱世因动作太大而有些微乱的和服。

    “我很礼貌的,那个哥哥送我回来,我都有好好跟他道谢!”爱世自豪地说。

    “嗯,这样就是好孩子。”整理好后,诚摸摸爱世的小脑袋说道。

    “时候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嗯!”

    ……

    神社内庭。

    椿绚送那迷路的小女孩出去后,便打算返回到树下继续守着,一是担心又有无意闯入的人惊扰神树,二是今天七五三节来神社参拜的人太多,四周的嘈杂让他略有不适。

    若不是要守着神树,此时他应该在山后瀑布深潭处静心修行的。

    正当他走到回廊转角处时,一个形色匆忙的人没稳住自己,轻撞了他一下。

    “啊抱歉抱歉,你没事……是你啊阿绚!刚刚那个小女孩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