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夏日祭.南瓜

    夏日星夜璀璨。

    吹来的晚风也带着烈日微醺后的感觉。

    森安乡的夏日祭典非常热闹,不少其它村镇的人都过来参加,人们在繁闹明亮的街道上熙熙攘攘欢声笑语。

    诚和葵带着家里的其他女孩一起游玩,感受喧闹的人间烟火,而爱世就由子爵一人带着,让他们父女俩有单独在一起的空间。

    这样热闹的祭典,让子爵回想起他年少时,也是在这样热闹的夏夜,遇到了那个明媚的少女。

    如今,依旧是这样盛大的祭典,却只剩他一人牵着他们的小女儿。

    而穿上了一身粉花小浴衣的爱世无忧无虑,她头戴着一个小狐狸面具,右手拿个苹果糖,左手牵着她爸爸的手开心地逛各个小摊子。

    子爵也做到了一个疼爱女儿的慈父应有的样子,爱世想要什么都给她买,希望能尽可能地满足她。

    然后,他们就来到了许愿栏。

    许愿栏很长,上面已经挂满了许愿牌,但依旧有许多人在许愿,并虔诚地将许愿牌挂了上去。

    于是久生子爵也让爱世许个愿,没准神明大人就帮她实现了。

    爱世看着这小小的牌子苦想了很久,她愿望挺多的,她想跟爸爸回东京,又想那个讨厌的告状精以后别再来了,还想变成世界上最漂亮的女孩子。

    就在这时,人群中一阵阵铃声鼓声响起,有人喊:“神使来收许愿牌啦!”

    “神使来了!”

    “快让开,快让开。”

    子爵赶紧揽着爱世站到边上,看着那一队的人缓缓朝他们走来。

    这一队的人衣着统一又华丽,在铃声鼓声和人声歌唱的陪衬下,让人们真的以为是神明现世。

    走在最前面的是四个高大的男子,由他们跳着神舞开路,后面跟着一位穿着长袖华丽和服的少女。

    少女容貌清丽有着一头垂直的黑发,其中一侧临近耳朵的地方,挽着三朵红透的椿花,与她身上的黑底红花的华服交相辉映。

    她代表着神使,踩着木屐缓缓走着,伸出双手一一抚过许愿栏上的许愿牌,寓意替神明收下世人的愿望。

    “爸爸,她好美啊。”爱世被这样的仪式深深震撼了,看得目不转睛。

    “是的。”子爵点点头,难得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神使少女的身后,跟着两位穿巫女服的摇铃少女,她们打着节拍摇着神乐铃。

    紧跟着就是由四个男人抬着一块方正古朴的神轿,神轿之上端坐着一位头戴高帽,穿着白底金纹狩衣的少年。

    少年面容清俊明朗,目光清澈直视前方,还带有一种独特的神圣气质,让人忘却他还年少的岁龄,仿佛他就是神明。

    爱世被这个小少年深深地吸引了,她的目光一刻都不能离开他,随着他一同移动,也许冥冥中她就是不自觉会被这种神圣气息吸引。

    旁边有人在小声谈论。

    “这次的椿藤主是半大的孩子啊,而且他这年纪的竟然能坐得那么端正。”

    “那是当然啊,听说已经内定这孩子就是下一任的宫司了。”

    “那可真是幸运啊,小小年纪就大有前途,哪像我们哦……”

    “叔叔叔叔,椿藤主是什么?”爱世好奇地扭头问旁边的两个叔叔。

    “椿藤主啊,咦?原来小姑娘不是我们森安的孩子么?”

    “椿藤主就是护佑这一方的神明大人哦。”

    “喔喔,原来他是神明啊……”爱世看着已经远去的神使一行人新奇地念道。

    随着烟火的盛放,这一晚的夏日祭典对爱世来说就像幻梦一般,美好又转瞬即逝,爸爸也在第二天一早就坐车回东京了。

    她的生活又回到原样。

    ……

    每一天每一天,爱世除了学习就是练舞,然后诚会来检查再教授她新的动作,让她连起来练。

    每月末,诚都会让湖香贵夏和她一起对爱世进行考试,由湖香弹钢琴给爱世伴奏,贵夏则拿着诚发的纸张进行评分,纸张上写着动作、姿态、表情等几项评分项目。

    第一次考试的时候,爱世表现得非常糟糕,因为贵夏一看就不怀好意地嘻嘻笑着看她,让她觉得她做什么动作都很别扭很羞耻。

    结果到最后她很生气,干脆什么动作都乱做一通,只想赶紧结束这场煎熬的考试。

    所以她的评分自然很低。

    所以诚在当晚就狠狠地训斥她。

    “你这是什么态度?今天这是很严肃的考试,你不仅没有用尽全力做好,还如此敷衍?”

    “你就是这样对待我辛苦的教导么?你每天早起,每天压缩玩乐的时间,换来的就是这个?”

    诚表现得怒不可遏,的确是让爱世很畏惧,但她还是死撑着大声说:“是外婆让他过来看我才跳不好的。”

    “他看他的,你跳你的,你因为他看着你,所以就胡乱对待考试?”

    “都是他一直在笑话我!”爱世大声哭了出来:“我都说了他一定会笑我的,外婆你为什么一直不相信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