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生.赏樱宴

    明正14年,初春。

    东京市郊伊莎疗养院内,庭院中的草木已经伸展出了新枝绿叶,环顾四周,一派春意盎然。

    疗养院警卫森严,旁人不得随意进出,最初由英国人出资建造的高级疗养院,如今已成为专为权贵阶层提供服务的地方。其中最出名的服务,是看管那些犯了错事却因家族力保而免于牢狱之灾的华族,将他们以精神不稳之理由困在此处长期“疗养”。

    今日,幽静的疗养院又迎来了探望“病人”的家属。

    早已历尽风霜,如今衰老瘦弱的诚夫人,在下车后仍固执地撑着木杖,由一位身着素雅和服的贵妇人搀扶着前行,身后跟随着两位穿灰色西装的男人。

    一行人缓缓地跟在一位白衣护士的身后,一层层阶梯上着来到高层,在略阴暗的走廊里经过一道道房门后,终于走到了这层的尽头——一扇由外紧锁的房门前。

    护士小姐在打开门锁后,便面无表情地转身,朝他们俯身鞠躬离开,将这个空间留给他们。

    房门轻轻推开,昏暗的房间窗帘紧闭,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病服的女人,如惊弓之鸟般蹲躲在病床的另一边,只露出恐惧的双眼看着他们。

    而她在发现诚身边的那位贵妇人时,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立即冲过来扑倒在贵妇人身上凄厉地喊出:“姐姐!”

    她恐惧地睁大眼睛对贵妇人说:“姐姐这里有蛇啊!真的有蛇!它们要吃了我!”

    “我好怕,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待在这里,我不要死,快,快带我走!求求你带我走吧!”

    贵妇人面露不忍蹲了下来揽住她,哪怕眼泪快要落下,也依然勉强笑着对她说:“爱世啊,这里没有蛇的,别怕别怕。”

    “快看看谁来看你了,是外婆哦,是外婆来看望爱世了。”

    “外婆?”这女人看着贵妇人,不太理解她的意思,她们什么时候有外婆了?

    “来看我?她为什么要来看我?”

    “看我什么?嗯?是来看我笑话的么?”不知想到了什么,这女人的脸渐渐扭曲了起来。

    “你们是在耍我吗!”

    这女人像被激怒了,突然站了起来猛地推开贵妇人,全然不顾她姐姐被推倒在地,一边尖叫一边砸着房间里她所有能够到的东西,被子床褥被扯出一道道口子。

    “行啊看啊,你们不就是想看我这样吗!现在满意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这女人开始狂笑。

    “爱子姐!”一直站在她们身后的其中一个男人,见状赶紧上前扶起倒在地上含泪的贵妇人。

    看着眼前这个疯魔的女人,诚夫人不敢相信她是良子的孩子。

    “爱世…她怎么变成了这样……”

    其实她很愧疚,当年良子在临终前,紧紧抓住她的手说:“母亲大人,求你照看我的爱世吧,只有你可以照顾好她了……求你了……”

    可在良子的葬礼结束后,她想带爱世回森安时,看到这孩子有父兄姐姐们的悉心照顾,似乎并不怎么需要她,若是强行带走总觉得有些不妥,心想这孩子在至亲身边成长也许会更好。

    没想到,多年不见,这孩子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

    “多么,多么可怜的孩子啊,不是答应过会好好照顾她的么……”诚内疚地低喃。

    而刚扶起贵妇人的那个男人以为诚夫人是在指责他们,就克制不住怒火反驳道:“外婆大人,还不够好好照顾她么?”

    “修源哥和爱子姐就是太照顾她了,要什么都给她,什么都肯为她做,什么错都为她遮掩,才把她纵容成现在这幅自私自利的样子。”

    “阿健别说了!”爱子急急拉住他,打断他,怕他说的话会再次让爱世失控,但阿健依然不管不顾地指着爱世说。

    “像个只会吸血的魔鬼,拖累整个家族堕入深渊,谁都得顺着她来,必须什么都得满足她。”

    “别人一有什么比她好的就眼红嫉妒,比她漂亮不行,比她受欢迎不行,比不过人家就陷害她们伤害她们。”

    阿健瞪着她,而那女人却一脸无所谓地哼着。

    “就因为淳树哥不喜欢你,你就敢拿刀伤他喜欢的人?你可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大小姐啊!”

    “但又怎么样呢,哪怕她现在这个样子,大哥和姐姐依然要护着她,不惜花巨大的代价把她弄到这里,要不然她早在监狱里待着了!”

    阿健泄愤一般把全部都说了出来,而爱世看着此时喘着气的他却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笑他像个傻子一样。

    诚夫人看着爱世和阿健,再看向身边捂着脸哭泣的爱子,以及一直沉默站在他们身后的大哥修源,悲痛地闭上双眼。

    他们都是她的孩子们啊,都是良子的孩子啊,为何会变成这样。

    彼此静默了许久。

    诚只能叹息地对他们说:“就让我带她离开这里吧,我会带她回乡下老家去,从此让她远离这里,今后就由我来看管她吧。”

    “是我,辜负了良子的嘱托……这本就该是我做的,我却没有做到。”

    那女人一听到诚夫人想要带她走,便立刻又扑了过来:“外婆,外婆!快带我走吧,这里太可怕了,你看这里的人都疯了……”

    “很抱歉外婆大人,请恕我们不能答应。”一直没开口的大哥无奈地拒绝了诚夫人的请求,即使是这样的妹妹他也没有办法,且无法放下。

    “爱世今后,都只能待在这里了,如果爱世没有好好待在疗养院里,那几个家族的人是不会放过久生家的。”

    “还有姐夫……姐夫也希望爱世能好好待在这里,不能再让她为难爱子姐了。”

    “别担心外婆,等她情绪稳定下来了,会理解我们的。”

    其实修源也痛心,自己从小疼爱的妹妹如今变成这样,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但如今再怎么反思都没用了。

    “抱歉打扰了,爱世小姐该休息了,请诸位出来吧。”先前带他们过来的护士小姐端着医疗针具,敲了敲房门对他们说道,身后还跟着两位护士。

    爱世在看到护士盘中的针管后脸色大变,不停地摇头后退,一直退到窗边,尖叫嘶喊着外婆快救她离开这里,这里有蛇要来吃她了。

    诚夫人在修源有些强制的搀扶中走出房间,她不断回头望着爱世,直到护士将房门缓缓关上,她的心脏骤停了几拍,但也只能带着无奈和遗憾离开。

    所有人都沉默着,但谁都没有想到,刚走出疗养院的大楼,身后就传来了爱世凄厉的尖叫声。

    “不要,啊——”

    接着他们抬头就看到爱世被人从高层的窗户里推落了下来。

    最后。

    庭院四周依然是生机盎然。

    而爱世却躺在地上,睁大着双眼。

    鲜红的血液自她身下源源不断地漫出。

    最后,溢满了诚的记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